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乡情悠悠 | 缓缓放慢的车子

乡情悠悠 | 缓缓放慢的车子

        春节正倒计时地向我们走来,更吸引着每一位游子的归心似箭,回家过年是一年奋斗的圆满收官,是亲情乡情的凝结点,是家的美酒佳肴胜过任何地方其它味道的再一次享用。

 

        此刻,令我想起了那年春节遇到的一件事。那是大年初三,年味还浓,空气中还弥漫着鞭炮的味道。但春的气息已闻到,阳光普照,大地和煦。相互拜年,走亲访友,马路上车子川流不息。
昌邑老照片:卜庄大闫家村场院

        我的家在卜庄大闫家村,与母亲的家相隔三里地,在北京养成的走路习惯,使我习惯了徒步去给母亲拜年,中午与母亲及弟弟弟妹们欢聚一堂后,沿着一条南北的马路向着自家的方向一步一步丈量着。

 

心中泛起了许多小时候与伙伴们穿着新衣,梳着小辫,踢着毽子,跳着房子的往事。一个人的时候,回忆啊!联想啊!梦想啊!写作的灵感啊!无休无止……

 

想着想着,一辆黑色的轿车缓缓放慢,停在了我的身旁。车窗玻璃缓缓摇下,一位年轻俊俏大约二十岁左右模样的小男孩道:“我捎着您吧!”我不认识这个小男孩,他也不认识我,或许他认识我?只因我俩朝着同一个方向。我微笑着回敬小男孩:“谢谢你!我喜欢这样漫步。”小男孩更加热情地邀我上车,我不好再三推辞。

 

小男孩的车子崭新而洁净且透着馨香,他面带微笑载着我稳稳地向前方开着,他不曾问我是谁?我可要问一问:“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他正是从我母亲居住的地方来,和我到同一个地方去,说出他长辈的名字,我自然是知晓的,只是多年不见。

 

沿着马路,车子一会到达,我和蔼地说:“非常感谢你!年轻人!我就在这儿下吧!”小男孩又恳切地说:“您说具体些,我送您家门口。”车子没停,我只好让他右拐,直至家门口。

 

我希望这孩子进家里来坐坐,哪怕是喝碗茶,而这个小男孩说:“我要去赴宴,许多人已在那里等着我呢!”

 

陌生男孩,一踩油门,一溜烟消失在我目送的视线里。

 

小男孩缓缓放慢车子的镜头,使我联想起了许多……

 

我想起了一个董姓朋友,他年轻时坐上了企业的第一把交椅,每当回到老家时,车子老早就缓缓放慢,然后下车,与遇见的每一个乡亲们打招呼。多少年如当初,多少年他一直坐在企业的第一把交椅上。

 

我想起了华侨中学一于姓同学,他的舅舅离开家乡闯荡印度尼西亚数年,曾为建造我们就读的山东省华侨中学无偿捐款。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每当从海外归来,车子在村头便缓缓放慢,然后下车,一步一跪至父母膝下。多少年如当初,多少年归家路。

 

我想起了自己的父母经常叮嘱我的两个弟弟的话语:“碰到顺路的人,特别是老人,一定要捎着人家。”我的两个弟弟是在稀少车子年代时就拥有了车子的,直到现在大街小巷停满了车子,依然秉承着父母的嘱咐,无数次缓缓放慢车子于同方向人的身边。

 

我想起了经常叮嘱我的孩子:“车子该缓缓放慢时,一定要记住放慢啊”!

 

 

本文作者:王香果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