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张元:路遇乡镇上木讷的精英

张元:路遇乡镇上木讷的精英

今天领着牛经理狠狠玩了一天!
期间路过一个乡镇(不是昌邑)时,竟然邂逅了一场该乡镇的“外事活动”,一位小官领着两个青年随从,拿着相机接待不知道哪里来的客人。
那两个青年的神情感染了我,我无限神经质的感慨起来!
木讷!呆板!无神!空洞!
就像鲁迅关于“祥林嫂”的描写一样,只有那眼睛间或的一轮,才能证明是个活物!
这里没有骂人的意思,就像鲁迅老先生没有骂祥林嫂的意思一样,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大部分人进了那个圈子,就一个个麻木起来!
这么说也不对,那个小官就精神抖擞,跟当地村民聊天时,有一种类似《牛大叔提干》里赵本山的那种腔调:“……这个,啊!我说,这个,啊……”,“标准的官腔”堪称教科书!很多问题比如“……你这是几亩地啊……收成怎么样……”,他更在意的是说这些话时那种“运筹帷幄”的口气,至于接下来村民多么满是客气的回答,倒不是那么重要了——或者说是,村民回答了些什么,小官压根就没听进去。
这种现象,收费站的管书记曾经做过一个很形象的定义:
那次潍坊市局一辆帕萨特经过309收费站,我们忙起立打敬礼!那个戴着墨镜的“市局司机”慢斯条理的问,去往平度的路通了没有啊?
这一幕,我们在晚上打够级时告诉管书记,管书记不屑的说,些酸气!
那一刻,我很佩服管书记关于世间万象的定义高度精准!就像挠痒痒一样,恰好说出了我想说又说不出的话!
真些酸气啊!
今天在现场,我看见几辆MPV缓缓驶来,电动侧滑门缓缓打开间,几个穿白衬衣的瘦猴子用“不伦不类的普通话”老远就夸张的打着招呼,语气亲昵到宛如久别的亲人,氛围虚假到似乎随时有个人喊一声“卡!”,然后一切都戛然而止!
小官老远就伸手,握手寒暄间似乎这些瘦猴子再不来他就上高速迎接了,那两个木讷的青年就像上紧了发条的机器人,开始蹦蹦跳跳前后左右几乎匍匐前进拍照——只是脸上仍然没有表情,就像金海心的歌曲唱的一样,“……这大街上来来往往的红男绿女,从不忘带出门的是面无表情……”
哈哈哈哈!
你看这道菜,群英荟萃!快快看一看,亲自尝一尝,吃一块到嘴里是多么的脆!要问它为什么这么脆,你说它为什么这么脆?因为它本来就是一盘大萝卜!
呵呵,有时候啊,群英荟萃的本质就是一盘大萝卜啊!
中国是一个官本位思想居上的国家,千百年来的封建思想残留,让世世代代的人都觉得“学而优则仕”,好好学习就是为了考体制内,就是为了当官!
体制内常有,当官不常有!
既然不是官,难免要磨炼!要学会沉稳,少说话,多吃菜!够不着也别站起来!
苇哥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为什么很多大领导的嘴都是歪的,那是想笑时不能笑,硬咬着嘴唇咬的!
你看看,连大领导都不能随便笑的圈子,小鱼小虾们能有自己的表情吗?
没有表情,没有思想才是圈子最起码的处事原则,久而久之,一个个木乃伊顺势而生!
左右叉腰右手摇,摇出一个新高潮!
木讷青年肯定是名牌大学的高材生,个人简历上有很多我们这辈子也难以企及的高度,也能熬夜写出一篇横平竖直的大材料,当然也有一个执政一方的伟大梦想!
我想超越这平凡的生活,注定现在暂时漂泊……
未来啊未来,恁是多么璀璨夺目啊!为了那个额头前的香甜萝卜,不得不像上紧发条的机器人一样连蹦带跳着,把那些“扯几把淡”滴交谈拍的浓重严肃,然后再去一家“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酒家,让店老板把不菲的红酒提前“醒着”,哪个客人不吃葱姜蒜要格外注意,告诉老板一共多少人,按人头准备好土特产,找哪个司机装到后备箱里,准备好司机桌,别忘了主桌上饭时,去司机桌喊一声……
忙完这一切,去司机桌匆匆吃几口,还要满面春风的活跃着司机桌气氛,末了加个微信,邀请“掌柜的不忙时,拉着嫂子或者弟妹单独来做客”……
那两个木讷的体制内青年,后面这一章是最难做的,因为他们不懂司机圈子里那些插科打诨,司机也不愿意听他们说“当今形势一片大好”,就只好说“吃好喝好,喝好吃好”“从恁那里到这里多少公里?上高速好上不?下高速有限制不?”“五一休班来木?这个疫情搞的哪里也去不了了”……
木讷的神情,没话找话的尴尬,随时空场卡壳的无奈,我倒是想给他们讲个笑话:
说螃蟹跟蝎子玩“包袱剪子锤”,结果没有赢家!
because why ?
因为他们光会出剪刀啊!!!哈哈哈哈哈哈!!!!!!!!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