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张元:甘肃的警官小伙守护着昌邑的万家灯火……

张元:甘肃的警官小伙守护着昌邑的万家灯火……

故事不多,宛如平常一段歌……

一位大姐给孩子买了价值六千多的电摩,接着被盗了!报警!然后奎聚所的姜弘警官和搭档共同上阵,当天就追回了已经销往安丘的电摩。大姐全家激动之余,拿着锦旗送到奎聚所,正好被我遇见了!

大厅里,大姐拉住一脸微笑着要上楼的姜警官,忙不迭的对我说,大兄弟!快快快!麻烦你给俺照个相来!

这事儿闹的!大姐随便喊住的路人,是一个做公众号滴——姐姐,LET ME DO THE BEST!

可能是“锦旗常有,拍照不常有”吧?照片中人物都很紧张也很羞涩,三个人看往三个不同的方向!呵呵,领会精神!

高高瘦瘦的那位是姜弘警官,一脸羞涩微笑的小兄弟是王鹏德警官。小王兄弟最腼腆,照相时怎么也不上前,被我硬推上去的!拉扯中口罩都掉了!

之前就认识姜警官,文质彬彬,“总是说普通话,也总是没个大声儿”,我一直怀疑他是不是警察?或者是一个文职警察,负责处理出入境了,户籍办理了,网络监管了等等。也一直以为他的普通话,就像刘兵兵授课时刻意为之一样,只是一种礼貌——直到今天多问了一句,姜警官老家哪里?

回答是甘肃!

于是有了今天这篇东西!

“昌邑县,姜一半”,我有些无厘头的想起了张宇的《给你们》:“……一定是特别的缘分,才能一路走来成了一家人……”,放眼大昌邑,大中国,这种因为各种机缘巧合异地从警的有志青年,又是多么不胜枚举啊?!

有些惭愧啊!

昌邑各行各业,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没有人愿意下乡镇工作!理由是“离家远,不方便!”

昌邑巴掌大的地方,人为打造出了“商业小区,生活小区,学区房,买东不买西,买南不买北”等匪夷所思的概念,这些啼笑皆非的定义在“姜警官们”看来,又是多么幼稚可笑啊?!!

也有老母亲,也有心上人。也有离别情,也有相思苦……

姜警官们多久能回家一次?

一年平均不上一次吧?

网络上有句很煽情的话语,说是“我们还能见父母几面?”姜警官们,您们对大美昌邑做出的贡献,在今天这姐姐语无伦次的激动里,有着淋漓尽致的表现!感恩许多个姜警官“把驻地当故乡”,才有了丝绸之乡的长治久安,才有了黄金海岸的风平浪静,才有了苗木大市的绿色传奇……

 

今天姜弘所在的大办公室正在打扫卫生,桌子上摆着很多造型不一的锦旗,我抓紧拍了几个还没来得及摘下墙滴,伙计们注意到了吗?因为锦旗太多,都是三两个重叠在一起悬挂的,我要是酸一点,写篇《重叠的锦旗》好不好?
本着 to do the best的原则,我邀请姐姐随便讲了几句,看的出这姐姐非常激动。是啊,毕竟动辄六千多元的电摩,对于我们老百姓来讲,是一个不可或缺的大件儿呢!
“一个案子一种情况,”这位姐姐这次还是幸运的,民警毕竟不是天兵天将,很多时候并不能“手到擒来”如囊中取物那样,一下把我们丢失的东西找回来。侵财类案件如何从根源上杜绝,还需要我们很多时候多根弦儿,“心防”才是世界上最先进也最牢固的那道防火墙。
在这里给大家举个例子,我上学时丢失过一辆崭新的大阳125踏板,车牌是“鲁VYL026”,当时在潍坊的某小区亲戚家午休,很自信的把踏板停在院子外面“通风,给发动机降温”,出来后车就不见了!
茫茫的大鸢都,找一辆小踏板何谈容易。尽管当时奎文的民警多方寻找线索,那辆还没出磨合期的踏板还是彻底消失了。如果那天我把车推进院子里,盗贼就是三头六臂也偷不出去吧?
那段时间农村出来的妈妈安慰我说,以后吸取个教训吧!防盗要靠自己,现实不是动画片《黑猫警长》,哪有哪么多神奇的力量啊?!自己把东西看好,比什么都强——这段2001年发生的往事,在这里唠叨出来,与各位看官共勉吧!
不知怎么想起了“医者父母心”这句话,我也不知道如何把这句话用在警营里,还是意会吧!没有接触不知道那些貌似威严的背后,有着不为人知的铁血柔情,姜弘警官拍照时很腼腆,王朋德警官也很腼腆,在这些本能淳朴的腼腆前,许多个邻家兄弟的形象就那么栩栩如生在眼前了……
我是一个兵,来自老百姓。革命战争考验了我,立场更坚定……
谨以拙作,献给多年来为了国家安宁和人民幸福,把驻地当故乡,奉献了和奉献着青春的共和国卫士们!
青春多彩的梦,留一份最真给春夏秋冬……
青春多彩的梦,留一份温暖给千家万户人……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