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张元:县城没有高档小区

张元:县城没有高档小区

因为业务,临时租了寒亭一回迁小区的房子存放货物,那个小区有一个门是人脸识别的。自从装上后就一直处于“三日打鱼,二日晒网”状态——门没有错,错的是用门的人:

这种智能门跟机械门有着质的区别,最可怕的是半路被人为挡住,从而出现电机一直受制于阻力,而导致整体故障的出现!

偏偏很多装修的业主,自作聪明的找东西把智能门别住,或者想用别的办法让门长时间打处于“挣扎状态”,好实现自己搬运货物的方便。

单纯一个智能门,其实也不叫事情。这个小区有很多比影视剧更啼笑皆非的情节:

此小区是原某公司家属院,很多老危旧楼,简陋平房经过拆迁后,也补个二三十万住上了电梯洋房——洋房住上了,里面相当一部分人,还是没从老危旧楼里走出来。

比如,在此之前公司家属院没有物业,新小区有了物业后,个别过渡过来的人,特别是以前在原单位名不见传的人,瞬间有了“高大上”的感觉,大到“电梯噪音太大”,小到“楼道有蚊子声音”,该找的不该找的一并都找物业啊!就连收发快递,接送孩子等等匪夷所思的理由也都堂而皇之的提出来。其实不是为了那点事情,就是简单的找找存在感——黄宏小品《擦皮鞋》里面,因为下雨不能出去擦皮鞋的鞋匠魏积安,临时去鞋匠黄宏家里当钟点工,“翻身当主人”的“黄鞋匠”那个神奇!那个摆摆啊!

人生三代能出一个富豪,十代却出不了一个贵族!

充斥着各种小聪明,各种“能摆摆”的县城里,很难出现一个“人文至上”的高档小区!

我经常在想,以昂贵著称的上海汤臣一品,人家这些业主是什么样的素质呢?

他们不会把电动车往电梯里推吧?

呵呵,我想多了,这些人也没有电动车不是?也不会“没事儿找事儿也要刷刷存在感”,那些无病呻吟的叫唤让谁看了都烦!

欲速则不达啊!

想起了很多中了大奖的人,一夜暴富后,短暂的纸醉金迷后,还是过着穷困潦倒的生活。因为他不是从一步步赚来的大钱,没有驾驭大钱的境界和能力,金钱买不来阅历,世间永远是阅历指导人生啊!

还比如人们常说的“某个人真像个官样儿”,其实这种“官样儿”是一种气质,一种自内而外的“大气质”,没见过大场面,没有过大阅历,是很难有那种“大气质”的!

永远不要刻意去模仿些什么,就像“过渡过来的小区业主”,不要刻意找什么存在感。要知道一个人越是炫耀什么,就越缺少什么啊——比如中国的首富从来不是王健林这么个玩意儿,他儿子那些刻意的炫耀是一种商业需要,内心是极度恐惧不安的!真正的金融大鳄,说不定擦肩而过你都毫不在意!

努力做一个与自己身份相称的事情挺难滴,最可怕的就是“拿着石头去挡智能门”,事无巨细的“瞎摆摆”,已经丑态百出了,自己还浑然不知!

如果拿捏不好与自己身份相称的度,就尽量随和低调好吗?

最后跟大家讲一个真实的故事:

栖霞大地主“牟二黑子”,一直很土气的打扮,出门喜欢带着小粪筐。

那次“牟二黑子”去赶大集,看见有一家店铺在卖马鞍子,他有些好奇的问,这个东西怎么卖?

店铺伙计看到他没见过世面的样子,不屑的说,一文钱一个!你要几个???

“牟二黑子”说,一文一个啊!那你有多少,我都要了!

伙计更加不屑的说,我有十几万个呢!拿钱来!

“牟二黑子”从怀里掏出银票来了!

伙计傻眼了!

知道遇上土财主了!

店老板忙出来赔不是!

“牟二黑子”说:“我是牟二黑子牟墨林!当着这么多父老乡亲的面儿,你们可别说话不算数啊!”


(牟二黑子的“牟氏庄园”)

看看!真正的“大家”从来都知道事情怎么办,也不用刻意向世界要存在感,学习两个理论:

一,哲学上的“量变引起质变”是很有道理的,财富,职位,能力,地位……积累到一定程度时,人不知不觉就发生了变化;

二,“环境变了,人也就变了”,外界因素的丰富积累,人自身变化后,于是就会出现那个“你希望成为的自己”。

仰慕的目光,不断的饭局,强大的人脉……一切的一切,离不开“钻木取火”的持之以恒,努力吧!同志们!哪怕就是为了与“汤臣一品”的高人们为邻呢!

编辑注:文中所提“人脸识别门禁”,我们认为这种做法是侵犯公民个人隐私的行为,因为从法理上你很难做到让小区每一个业主都签字同意加装这种系统。我们也不鼓励这种过度监控的行为。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