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座山雕”是潍坊昌邑人吗?下店还是朱里?

“座山雕”是潍坊昌邑人吗?下店还是朱里?

“座山雕”是潍坊哪里人?作者:张元
这个下午,在家重温了《林海雪原》,重新在那个白雪皑皑,血雨腥风的年代里穿行了一番!
呵呵,360行,行行出状元!其实就算是匪界,能做出一番名堂也不容易吧?
比如座山雕!
比如来自山东昌潍地区的张乐山,这个震惊了东北一个年代的“绿林好汉”!
祖上也闯关东,在大连生存了很多年,后来因为“实在吃不上饭了”,“张家大家族里”只有我们这一枝子回了山东老家——我不知道“座山雕”或者说这位“乐山老头子”,作为小辈的我应该报以怎样的尊称?
《林海雪原》中,杨子荣是真存在的,名字好像叫杨宗贵,山东牟平人。参军后就隐名改姓,他的事迹红遍大江南北的时候,他年迈的母亲宋学芝每天都听广播《智取威虎山》唱段,却到老也不知道唱段中的“杨子荣 ”就是自己的儿子!
真捕获“座山雕”时,并没有那么复杂曲折,只是杨子荣进入老巢后,跟一个精瘦精瘦的老人说,咱们一起下山一趟,为了防止别人怀疑,先把你象征性绑一下。
然后真出山时,“共军”就在眼前了,“座山雕”仰天叹一口气,说:“打了一辈子雁,被雁啄瞎了眼啊!”
这个“匪中之王”走夜路从来不用照亮,翻墙上屋如履平地,枪法贼准——说打你左眼不打你右眼,最大的传奇是那次被包围在森林里,从一棵树跳到另一棵树上,就这么逃跑了!
手机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大屏!还是第一次用昌邑广电的产品收看《林海雪原》,剧中“四大金刚”驰马由远及近时,马蹄在雪地上发出的得得声,阵阵杀气从细腻逼真的荧屏里呼之欲出着,尽管处在“又供暖了的客厅”,我还是感受到了一股股刺骨的寒意,一阵阵本能的恐惧……
杨子荣见座山雕时,七八支长枪短跑同时对准他,“咔嚓”’“咔嚓”的子弹上膛声就在耳边回荡,栩栩如生的画面里展现着一触即发的火药味儿,我忽然想起话剧《白毛女》上演时,有个战士太入戏对着陈强开枪的故事——除去现场,也只有“专业收视力量”能还原这般传神剧情了吧?
这几天太冷了!上午去做核酸排了一上午队,可以说是每一秒都难捱。下午看林海雪原,随着扣人心弦的剧情,时间过的好快!不知不觉天就黑了——许多个接下来的日子,也能这般过去吧?
疫情反扑的日子,也会在杨子荣与滦平的对峙中,“鸟木桥儿”滴过去!
故事里的事,说是就是,不是也不是。故事里的事,说不是就不是,是也不是……
呵呵,“座山雕”是潍坊哪里人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疫情期间,山东有线盼望全国人民都幸福安康,许多部精彩纷呈的大片儿,权当是漫漫旅途中的“车载影音设备”,要是能伴您快快度过蹉跎时光,一切也就再有意义不过了!您的平安,是山东有线最大的心愿……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