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政动态 两代昌邑公安人,抗“疫”父女兵!

两代昌邑公安人,抗“疫”父女兵!

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在替你负重前行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战场上有无数的公安民警坚守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其中有一对父女他们投身在各自的抗疫岗位上上演着抗“疫”第一线 ,上阵父女兵的温馨画面



董绍龙:我是老党员,我先上

董绍龙,今年52岁,1989年参加公安工作,现在昌邑市公安局奎聚派出所工作。作为扎根基层派出所33年的董绍龙,在疫情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向奎聚派出所党支部递交了请战书。人熟、地熟,辖区的一切都印在他的脑海里。好钢就得用在钢刃上,他的请战得到了所党支部的一致通过。

“老董,刚才街道让我们和社区工作人员一块去小区排查疫区人员返昌情况,你和他们去一趟吧。”所长将刚刚吃过晚饭的董绍龙叫到办公室安排工作,他没有犹豫立即答应下来“行,我马上和社区联系”,说着董绍龙边掏手机边向外走去。“注意身体,做好防护,有啥事就说,别硬撑着。”看着走出门口的董绍龙,所长忍不住嘱咐道。这已经是董绍龙连续工作的第二十一天。每天平均休息五六个小时,熬得两眼充血,血压靠着降压药勉强降到标准线。他深知:人民警察这个职业,只要人民需要,就得立即出现在人民需要的地方。

摸排调查在春寒料峭的夜色中进行着,午夜的钟声在深邃的夜空一遍遍回响,倦意袭身的董绍龙,靠着一根根香烟来提振精神,记不清已经敲开了多少个门。尽管他知道这是人们在睡梦中的时候,却依然厚着脸皮挨家挨户和社区工作人员上门登记信息。或许停留一段时间不会失去什么,但是病毒的蔓延不等人。一晃七八个小时过去了,终于把任务区域内的排查工作做完。“唉,终于可以喘口气了。”揉了揉眉头的董绍龙和社区工作人员笑着说道。

回到单位的董绍龙,却感觉不到睡意,尽管身体很疲倦。办公室的指针已经指向凌晨四点,犹豫再三,他用微信给女儿董淼发了个信息:“闺女,注意身体”。随后放下手机,眯着眼睛仰躺在了椅子上。
“伟大的祖国赋予我使命,复兴的民族给予我力量,忠诚的道路浴血荣光,英雄的足迹越走越长,对党忠诚、服务人民、执法公正、纪律严明……”这时,他的手机响起了微信视频独设的铃声。看见是女儿董淼的视频通话,揉了揉眼睛便接了起来,“爸,您还没睡?”“你不是也没睡吗?”说完董绍龙对着手机镜头和女儿笑了笑。……十多分钟过去了,父女俩相互说着暖心鼓励的话。在通话结束的最后,董绍龙再三地嘱咐董淼:“你的岗位比较特殊、重要,一定要认真细致,尤其这个时候,不能出现一丝一毫的错误啊,等疫情结束,我和你妈请你吃饭。”看着视频中父亲憔悴的面容,听着父亲的嘱托,董淼噙着泪水不停地点头,此时的她已经不知道怎样用语言去表达心中的感情。


董淼:“我年轻,我能行”

今年28岁的董淼,2016年12月参加公安工作,现在昌邑市公安局工作。“爸爸,长大了我也要和你一样当一名人民警察。”儿时的梦想始终萦绕在成长中的董淼心间,多年后当她带着报到材料踏入昌邑市公安局大门的那一刻,泪水浸满了她的双眼——今天我终于成为了一名光荣的人民警察,从此可以和父亲一起并肩作战了。
“我爸爸是名老党员,在一线派出所工作33年了,我从小到大看着他是怎样对待群众,怎样对待警察这个职业的,他是我的榜样!这次抗击疫情我们奋战在一起,我感觉特别骄傲!”董淼谈起父亲,言语中充满了自豪。

在疫情防控期间,董淼的工作同样繁重,担负着疫情期间的电话随访、信息流转等工作。她已经记不清有多久没有回家了。累了趴在办公桌上眯一会儿;饿了泡一桶方便面,为了和病毒争抢先机,董淼似乎把根留在了单位,遗忘了身后父母的牵挂。如果不是这次和父亲视频聊天,她真的忘了要时常给父母报个平安。她有时也暗自“庆幸”自己母亲在嫁给当警察的父亲后,已经适应了公安工作的特殊性,否则还不知道得有多担心呢。


日常工作中的董淼,文静中带着一股倔强,身边的同事对她的评价是:积极、较真、低调。特别是在疫情发生以来,她总是抢在前面,事事争先。很多人会觉得,这是抢功劳。错了!她是为了自己多干一点活儿,给老同志,尤其是有孩子的同事多一点陪伴家人、孩子的时间。用她自己的话说,我年轻,我能行,苦点累点没啥,我爸爸五十多的人了,都能带着病起早贪黑和社区的工作人员走街入户摸排流调,我作为他的女儿更应该以他和身边的同事为榜样,做好自己份内的事。
薪火相传,警魂不变,同样的职业,不同的岗位,这对父女用实际行动,在昌邑公安战线上践行着同样的使命。

上阵父女兵,并肩抗疫情
两代公安人

正为一个共同目标坚守着这也是无数坚守在抗击疫情一线岗位的各行各业人员最真实的写照疫情面前毫不退缩、勇担职责、践行使命我们一定能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