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行政动态 来自昌邑海洋中心抗疫一线“大白”郭虎的自白

来自昌邑海洋中心抗疫一线“大白”郭虎的自白

2022年03月/工作随笔

今夜无眠 3.16

晚上十点半,办公室章姐来了电话,“潍城客人确定过来,抓紧准备一下,去隔离点集合,我到你家楼下接你”。因为有了好几天的迎接准备,此刻,我没了一丝畏惧,倒是热血沸腾似的。迅速出了家门。外面风雨交加,我辈自当风雨兼程!

到了隔离点,看到很多领导和同事们已经都在了。在酒店大厅里,海洋中心和体育中心的工作人员忙碌着战前准备。领导特意告知我和几位进隔离区的同事,说潍城的客人大约要十二点以后来,你们现在还能睡个把小时。啥也别说了,找房间,脱衣服,上床,睡觉。

凌晨一点多,被同屋的老徐唤醒,他表示很羡慕我心态好,这都能睡着。说是潍坊的客人马上就到了,开始穿隔离服。感谢有医生护士在旁边指导,穿的很顺利。由于对自己的身材过于自信,所以要了个175的隔离服,结果穿上差点没勒死,下次还是老老实实穿185。比较麻烦的是手套,两层的橡胶手套太难戴了。快两点的时候,收到通知,客人马上就到了,于是大家开始下楼。

风雨已经停了,空气中弥漫着潮湿,周围都被雨水冲刷的很干净,各色的灯光在地上映出一片晶莹。远处警灯闪动,客人们已经到楼下,因为是凌晨的原因,车没有鸣笛。我负责消杀汽车轮胎,背上喷雾器,在车停稳后,开始对车的四周喷雾,重点是轮胎。喷完车之后,又拿起酒精喷雾,开始为客人和行李进行消杀,今晚,我是一个兢兢业业的喷子。
   

     大约二点,第一位客人入住,大家都很有秩序,很配合我们的工作,穿着隔离服,戴着口罩,看不到脸上的表情,但是从眼神感觉客人们情绪还算稳定,都能安静的听从工作人员的指挥,就算是小朋友想上厕所,也能在坚持到进入房间后再去解决。全场唯一一个突发事件就是有个小婴儿,大约一路过来不舒服,哭了一会。大约三点,第一批客人入住完毕。通知说还有一批,所以大家继续等

忙的时候没啥感觉,一闲下来,就有点犯困。于是又跟郑楠,陆静,炳凯聊了会天。天虽冷,心在热。我们能在抗疫一线尽一份自己的力量,感到人生能做点挑战性的有益的事儿很有意义。在许多年以后,当疫情过去,回首今日,心中肯定是满满的自豪!
四点第二批客人也来了,有了第一次的经验,第二批明显在进度上快了许多,4.30左右客人全部入住房间,于是我们在楼下收拾物品整理档案,然后回楼上开始脱防护服。

防护服是个神奇的东西,穿麻烦脱更麻烦,尤其是要将裤腿和鞋套整体的脱下来,胳膊卷在里面,整个人采取一种扭着的挺奇怪的姿势,非常的难受,还好旁边有医生和护士的指导,告诉我每一步应该干什么?总算是按照正常的程序脱下来,近五点了回到了房间。

回想起电视新闻上看到的国外防疫,隔离也好,戴口罩也好都受到了种种阻力,再看我们国家的人民,在疫情面前能够接受政府的安排,接受医护人员的安排,自觉得做好各种防护隔离措施。单从人口的素质上,我认为国人已经比那些所谓的发达国家高出一大截,生命与自由,哪个更重要?这是个没法回答的问题,但放在当下这个维度下,两者并不冲突,短暂的隔离是为了以后更好的自由。从2019年暴发疫情,全球感染4.6亿人,死亡607万人,新冠是能致命的。短暂的隔离14天,是为了以后能更好生活,所以在当下隔离就是自由,也只有隔离才能自由。

 

 

和我一起奋战在一线的兄弟姐妹们

供稿:郭    虎

编辑 :  孙   琪

审核 :  肖元先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