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蝴蝶停在你的锁骨,妖娆

蝴蝶停在你的锁骨,妖娆

有一天,睁开眼睛看到的都是泥沙,它弥漫了整个城市,这使得城市更加繁乱了秩序,渐渐地,行道树没有了绿叶,环城河也看不到皱起的波纹。难道,连只麻雀也永远看不到了?难道,遍地可见的绿草也销声匿迹了?

眼睛感到一股耀眼的刺痛…..

这世界都成这样了吗?或许该来的真的难免的,就像某人说过的,只要选择好,不求未来样。如今我只想到了你,给过我重望的人。那年也是同样的颜色——枯黄也成了绚丽的色彰。你我共坐芦苇荡里,任江风凛冽,岂不知这正是应了“梅花香自苦海来”。缓缓依附,空气不禁持续升温,就是偏偏此地美誉了天寒地冻。草萌动,河水挣封,候带来依依洋溢满天,那么就这样挣扎着闭眼,所有的疼痛都忍着不会吱声。

仿佛是时光让自然倒退了几年,而我们就是幸运的宠儿有了这等实难而遇的机会,绿色,是你活泼天真的性格,随石子颠动越而越绿。这就是你我的春天吗?阳光为何一再捉弄我们, 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已不是现在的时尚了,我要的只是束缚。

这天,我做来到刮着大冈的麦地,可是这里却盛开着望不到边际的葵花。我站在山近,显眼的看到那边的一处空气有条浓浓的炊带,我有感觉,这是在呼唤我。找准时机,簇拥进林子般的花海,目标就是正前方的坡地。

不知为什么,花粉窜进眼里后的感觉竟然是苦的。

骤然天空变得乌蓝,可我却依稀可见这里的所有,走近,再走近。当我拽断了最后的植株时,这世间又得如此灰色,想我这是怎么了……她,结束了吗?这是我看见了这幕的第一个想问的。再近点,此时的花海又幻得幻失,然而此时我没有由衷去更改这已是不容改变的线路。

天……你真是在活活的对我进行宰割。

邪风吹动了她的头盖,一张陌生而熟悉的脸,一张没有任何表情的脸,对着上方的北极星。眼前突然变作大片的白桦林,只是紫色,只有紫色,可是她蠕动着浓成黑色。所有的枝丫简直就是几十万、几百万个饥饿的乞丐,他们在向天空乞食,而天空作出的反应却是闪闪,他在说什么呢,但是我见到的只是不变。

没有绿色的林子,动画般抽起芽儿,可是它没有继续成长,它,它们竟飞舞于空中,慢慢地定格于淡淡的乌蓝幕上,微光愈得的亮了……上前蹲在旁边,望整密的丝发,秋毫的,纤细的我都可见,可我一直告诉自己这只是梦。

其实,我也想过为什么梦中也知道这是在梦中呢。

星辰陨落,幻灭了白桦林。而不知从何处来的,大片蝴蝶正翩翩涌上,本以为这是剧情中的渔染,后来才知道就是普通的集体出门。它们更是天真的,无畏地停俯于任何之上,抽动的翅膀也泛出光芒……这是比阳光愈加刺的光,我感觉胸闷得难以喘过气来。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点感觉都没有……

又不知过去了多久,只感到额头的地方,有点咛人的痛。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