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时光追忆 | 难忘少年时光

时光追忆 | 难忘少年时光

几天前,听到孩子们在道上玩甩鞭(往地上一扔就能响的那种小鞭炮),让我想起了过年,想起了我的少年时代。那时,盼冬天,盼过年,过了腊八才是年,才能跟着大人置办年货买新衣。现在生活乐无边,想要什么随时就可以买,天天如同过年,反倒找不到年滋味了。

少年时代,村前的湾边有很多高大的柳树,我们经常爬上去玩,折下柳枝,编成柳帽戴在头上,做成柳哨,拿着到处吹,在湾底用树枝和草搭起个小屋,躺在里面觉得凉爽,舒服。

每傍晚当来了放电影的,人们都来到村委门前的街上,电影播放之前,我们就在放映机旁玩耍,把手放到放映机前,让已挂好的幕上出现我们的手掌,或者动物,如老鹰,兔子等等,看电影的人们有的坐着,有的站着,排满了村委门前的大街,我们买了一元钱三包的瓜子,站在人家屋后的窗台上,村委的院墙上,直到电影放完,很多人都散去了,我们还在围着放映机玩耍,直到工作人员收拾完所有东西,开车离开的时候,我们才回家。

桑仁成熟的时候,到桑地里摘桑仁;夏天的傍晚到菜地里摘芸豆;太阳落了山,拿着镰刀到地里割土豆莞子,一幕幕田野里的童年就如同在昨天。有一天在玉米地里干活,听到:“冰糕,冰棍,冰激凌,雪人”的叫卖声,我对母亲说:“娘,我想吃冰棍”,母亲就从地里出来,撵上那个自行车后座上带着白色箱子的人,给我解了馋虫。炎热的夏日,坐在田间地头的树荫下,舔着冰凉甘甜的冰棍,那个透心爽啊。直到现在,梦里还经常出现带着冰糕箱子串街走巷的骑车人镜头,“冰糕、冰棍儿、冰激凌、雪人儿”……

夏天的夜晚,我们抱着稿荐、小褥子,铺在门外的路边,躺着看天上的星星,听着大人们说话,一会儿便睡着了。母亲把我叫醒,摇着扇子,继续与邻居说话,过了一会儿,母亲对我说:“不要再睡着啊,露水落到身上会生病的,想睡就回家。”

暑假里,我们拿着铁条的一头弯成圆圈,把另一头这段弄直,找个结实的洗衣粉包装袋,用针线缝到上面,然后绑到一根长竹竿上,在公路边的树上扣蠽蟟,循着叫声就会看到它,举起竹竿把袋往上一扣,它就飞到袋里,然后放低竹竿,把它从袋里捉出来,放到随身携带的罐头瓶子里。晚上拿着手电筒,在村外的路边、公路两边的树上,捉蠽蟟龟。刚蜕变成的嫩蠽蟟,带回家腌一段时间,捞出来炒着吃,那个香啊。秋天跟妈妈到地里掰玉米,拉着装满玉米的车运回家,晚上在门外扒玉米,拿着月饼吃。把月饼举起,让月光照出个月牙。白天有空就到村外的沟里捉蹬倒山,梢木甲,回家烧着吃。

有时,我们会用洗衣粉或肥皂兑水,把木棍放到里面,拿出来一吹,飞出许多泡泡,在阳光照耀下,五颜六色。反复压着家里的压井,让水溢满压井前的方池子,把亚腰葫芦放在里面玩,玩着玩着,就想起了西游记的情节。冬天的时候,敲下冻结在屋檐下垂的冰凌锥,同糖精一起含在嘴里,称为自制的冰棍,也时常想念这少年时的甜蜜味道。湾里的水也结成了冰,我们在上面玩陀螺,嬉戏,打闹,下雪的时候,我们滑雪,堆雪人,滚雪球,打雪仗,发出阵阵快乐的笑声。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我的少年时代,过了腊月初八才渐渐有年味,想起父亲在这一天说过一个故事,有个人在私塾里对同窗说:“进了腊月门儿,先生不打人,”老师听到后说:“辞了灶还打得你尿”。腊月初八早上要做腊八饭,把小米、红枣、菠菜、豆腐一起煮,这就是我的少年时代,只有过年才有好吃的,才有新衣服。过年是我的少年时代最幸福的时刻,每年腊月二十二,学校放了寒假,我们就迫不及待地去集上买了摔鞭,追逐着玩。过年之前的几天,村委要拥军优属,一个人背着鼓,一个跟在后面敲着,还有一个人敲着锣,一个人拿着鱼、猪肉。我们听到锣鼓声,便跑出来跟着玩。

腊月二十三,这一天是灶王爷上天的日子,为了防止他在玉皇大帝面前说凡人的坏话,所以要买糖瓜,傍晚的时候,用碟子盛着放在他面前,让他吃了黏住嘴,只能说好话,不能说坏话,同时还要为他生香,再放一支鞭。

二十四或二十五,父母要把屋里的东西拿到院里,打扫房屋。我就在院子里玩弄这些东西,腊月二十九就要贴好对联。除夕的早上要捞陈饭,把煮熟的小米盛到碗里,插上菠菜,放上红枣,出太阳之前就要做好。上午要挂家影,正北的桌上摆放各种水果,鱼,饭菜,还要挂灯笼,下午我要跟大人们上坟,拿着香、烧纸、奠水、鞭炮,请祖宗回家过年。正月初一凌晨,天还未亮,我们就穿上新衣服,跟着大人们串门,给老人们磕头。过年期间是我最快乐的时候,与同龄的孩子拿着大鞭炮,在湾底放着玩。把东西放在鞭炮上,点燃后立刻跑到远处,鞭上的东西被炸飞到空中。正月十四,十五,十六,这三天晚上,道上都挂着电灯,照着燃放烟花、鞭炮。正月十七假期结束,我的心理是:“宁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肯接受假期收尾”,因为觉得还没玩够,节日的余兴未尽。

当下,经济发展了,日子富裕了,平时啥都有,买东西再也不必等到过节了。今年中秋节,月饼一大堆,我未吃一口。其实,月饼还是那个月饼,只是我们的口味平时太充足了,不再馋它了。现在有的人家盖起了二层小楼,过上了楼上楼下,电灯电话的日子。村子里结婚、生子、过生日、孩子高考,都经常看到烟花助兴,礼炮贺喜。如此绚丽的日子,怎能不淹没了年的香甜。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