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化 大呼我陆军同胞(陈干发表于1904年)

大呼我陆军同胞(陈干发表于1904年)

我是山东人,自从光绪二十八年,投笔从军,枕戈磨剑,生在这个时候,没有别的思想,等待我中国一朝有事,我就把这父母的遗体,报效给我国家。铁心热血,生死如一。这两句话敢对着天地祖宗说说。中国自汉唐以来,历朝的制度,都是重文轻武,所以说到当兵这件事,就仿佛很不值钱似的。好汉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这种无知解的俗语,印在人人的脑子里头,可就坑死我四万万同胞了。大家存了这个见识,当兵的兄弟们也知道人家看不起,只因没受过教育,不知羞愧,索性自己把自己也看轻。我陆军同胞呀,不值钱的地方,从此便

一言难尽了。诸位兄弟莫见怪,既然有了毛病,千万不必怕人说,说了出来,然后才知道慢

慢的改。我也是一个步兵,如有说错的言语,还求指教。太平无事的日子,在营盘里瞎混,

明着是当兵,暗含着是当了奴隶。俊俏的小伙子,巴结对了上司,提溜烟袋,捧帽合挟着护

书在马前跑。毅军里的官派,大概如此,相沿成习,面见不为怪,军人资格,低到无可再低了。如今的新鲜花样,还得给上同递洋烟卷儿呢。常备军也有这种恶习。当兵的习惯了奴隶,但知奉迎上司,巴结差事;心里眼里,除了发财,没有别的事;谈到了打仗,仿佛是别人家的营生,于自己毫无相干,粗俗的兵勇,巴结不上好差事,自己就跟自己过不去,违令犯法的事,无所不为,闯光棍儿,耍虚子,吸大烟,押大宝,甚至胡嫖乱逛,弄得一身杨梅大疮,混的没了路子,可就为穷所逼,冒险妄为;偷点子枪弹,带着兵器,抽空儿逃了军,在大道上去当明火。这种弊病,毅军、常备军都不能免。杀了我的脑袋,我也是这样说。今天对我彭师(即《京话日报》主编彭翼仲)痛痛快快说出来,登在报上,也好请练兵的大人们防防弊。我所说的话,还是专就平常而论。是哪两种情形呢?一种是哭,一种是笑。哭的是舍不了妻子家财,又怕到前敌去送死;笑的是不管打仗不打仗,沿路去抢掠。取个别名子,就叫“发洋财”。军人呀,军人呀,我陆军的兄弟们呀,当得起这个名号当不起呀?军人是国家的血气,军人教育,是国家的精神,有血气,无精神,可就不能称为军人了。我们当兵的旧习气,从我这一个步兵起,拔出利剑,斩草除根,要打算叫人家看的重,先得自己不看轻。第一要明白,我们吃的饷,都是好百姓的血汗。国家养兵,为的是保护好百姓,怎么会叫人家看成贼寇呢?听见官兵到了,恨不得鸡犬全逃。国家的土地,就是我祖宗的土地,喝了好百姓的血汗,不能替我祖宗保全土地,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百姓,便是对不起自己的祖宗。我同胞,我同胞,改改心罢,努努力罢,无事的时候,习操莫嫌劳;有事的时候,打仗不怕死。人谁没有死?迟早是一个样子。但是有一层,千万莫叫敌人打了脊梁背。日本人入营当兵的日子,亲朋故旧都来道贺:贺的是战死可以成名,贺的是军人必当战死,所以手摇祝战死的旗子,口唱祝战死的歌儿。死呀,死呀,对着军人说死,非死没有别的可贺。

 

(原载一九O四年北京《京话日报》,摘自《彭翼仲五十年历史》一书)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