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老照片 赵丽萍:昌邑赶集

赵丽萍:昌邑赶集

早上拉开窗帘习惯性地往那块空地上望去,惊喜地发现各种颜色的帐篷又立起来了,各种货车也已就位,因为疫情空寂了许久的空地又热气腾腾了。

这块空地是家附近赶集的地方,逢阴历四和九便是集。刚搬家过来的时候,听说这里可以赶集,而且赶集的地方离家很近感觉很欣喜。于是只要有时间,到了赶集的那天一定要去转转,哪怕不买东西。可能我对赶集有着深深的情结吧。

自小在昌邑老家的村子里长大,那时物资匮乏,村里面只有一个卖油盐酱醋的小铺,平时要想改善生活只有在赶集的那一天。赶集那天就像过一个小节日,大人们可以半天不去干农活,穿上平时不舍得穿的衣服, 小孩子牵着大人的手,磨着买点好吃的,那简直太幸福了。

昌邑大集家禽市场旧照

五天一个集,是多少人的期盼啊。我印象很深的一件事是,上小学的时候,七十多岁的太姥姥用平时自己做手工活挣的钱,赶瓦城集给我买了一斤熟花生,每天给我一小把,其它的要藏起来不能让哥哥姐姐看到,也不能让我一次全吃掉。那时每天放学最期待的就是那一把花生,那香味后来似乎再也没吃到过。可惜太姥姥年纪大,走的时候我还在读初中,我想挣钱赶集给太姥姥买好吃的愿望没能实现。

南逄大集旧照

离开村子上高中,每周回家一次,也会想想回家的那天是不是集?如果是集还是会去赶,跟在大人身后去集上转一转,帮着提提菜,有时会碰到自己的初中同学,聊聊近况。那时没有手机,初中毕业后同学各奔东西,能在集上碰到都觉得特别惊喜。

昌邑大集旧照 买腊糖

后来,在青岛上大学、工作成家,回家的次数渐渐少了,很多时候只能打电话跟爹娘聊聊天。有时他们会说:今天是集,买的这买的那,你也不能回来吃……有时我特意在赶集的那一天打电话回去:你们赶集买的什么好吃的呀?我还是爹娘眼里那个最馋的孩子,而且因为集而多了很多聊天的内容。

东逄翟大集

现在年过半百的我,平时有空回家,偶尔正好逢集,我还要去赶。爹推着自行车,车把上挂着篮子,我和娘跟在后面 。赶集的路上看着来来往往的村里人,比我年龄小的我已经不认识了,就问娘是谁,娘说是谁家的媳妇,谁家的儿子;我认识的就是跟父母年纪差不多的老人了,碰到后有时拉着我的手惊讶地说:这是萍啊,也这么个年纪了啊。是啊,不再是那个去你家捣乱的孩子了。感觉特别亲切 。

瓦城大集

到了集上爹娘想买什么我就买什么,卖菜的人都认识爹娘,还开玩笑地说,这回领着付钱的来了……爹娘开心地笑着应着。娘说赶集也不是非得买什么东西,平时也能去超市买,就是去逛逛,顺便见见只有赶集才能碰到的人。我何尝不是想通过赶集再体会一下生我养我的这小片土地。

瓦城孙子庙会

集也是乡间特有的社交场所,七庄八疃的人们定期聚集到一起,各自展示着自己最好的一面 。

希望疫情尽快过去,各地的大集都能重生……

本文作者:赵丽萍,龙池人,现居青岛。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