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张元:大龙池,那个“跟小工”的村支书

张元:大龙池,那个“跟小工”的村支书

山是山,河是河,越野还是酷路泽!
这几天去村里安装大喇叭,经常在脑海里想起这句话——同样是越野车,有的在小小泥坑里就抛锚了,有的在沼泽地里迎风疾驰,所向披靡!
车与车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同样是村干部,有人竟然竟带着匪夷所思的颐指气使吆五喝六,有人客气有加低调的不行!
人与人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今天去美丽的大龙池,这个我上过一年班却始终没有融进去的地方,下午在瓦西邂逅了一位极为面善的大叔,在施工现场给我们跟小工,剪铁丝,踩梯子,递工具等什么都干!见惯了村干部指手画脚的我们很不好意思,说领导您休息吧,这多不好意思!
然后这位大叔很和气的说,哪能,这是来帮助我们啊!是你们辛苦!
好话一句暖三春啊!
我忽然就感动到一塌糊涂!
半个多月来,我们走千家入万户,尽管是“市里安排的活动,”尽管我们是“免费的义务劳动”,还是在很多村庄里,不被理解的说成是“些按喇叭的”,动辄横挑鼻子竖挑眼着——我们是正规国企的正式工人,根据市委安排来施工啊!
干活时,我手忙脚乱只匆匆拍了一张照片,实际上这位大叔一直在忙碌着,脚不沾地,“跟小工”之余给我们泡了茶,还自费去买了一盒香烟——半个多月来,还是第一次享受这种待遇。我们都不抽烟,推让中那位大叔歉意的说,自己不抽烟,也忘给你们买了,不好意思云云
这时候,村里有来办事的村民,问哪里来按喇叭?
大叔很随意的说,党建上的伙计们给办了“这么个好事儿”!
党建上的伙计们,“这么个好事儿”——党建是什么?那是最高荣誉啊!这样的回答让我们这些蓝领莫名光荣起来,就像一个穿着反光背心的交通协管员,被路过的群众称呼了一声警察同志一样,庄严!庄重!沉甸甸!热乎乎!
好嗨呀!感觉人生已经达到了高潮!
在屋里安装扩音机时,大叔忽然来了一句,说看你们也不像是干这活儿的人啊!你们之前干什么?
这样的疑问让我几乎语无伦次了!
我磕磕绊绊的说叔恁好眼力!
那个在铁塔上安装的,是柳疃有线的站长。您给他踩梯子的小胖子,以前是电视台王牌记者,专跟主要市领导,现在是都昌站长。而我,是游击队尖刀排挖坑组第四组的常务副坑长!
回城后,我把随手拍的照片给在龙池干过的谭哥看,说这位大叔真和气啊!这样的人,真应该干个书记啊!
谭哥笑笑说,兄弟你好眼力!
我愣了一下,忽然明白了什么,自言自语来了一句,大龙池瓦西的村支书给我们跟了一下午小工啊?!!
写到这里,是不是有人会说我矫情啊?!
不是的,这人啊,相比起身体的劳累,有时候更渴望最起码的尊重,最本能的理解,要不怎么有“士为悦己者死”这句话呢?
在柳疃南五甲时,孙春华大姐给我们买来了矿泉水,那是第一次有人招待我们;
在柳疃道岔村时,可能是妇女主任的大姐,拿着村委的水壶给我们挨个倒水喝,那把锈迹斑斑的简易水壶,让我想起了麦季时,奶奶颤巍巍提着水罐去田野的情形;
今傍晚在瓦北时,担任村委副书记的付哥在现场帮我们“打下手”,付哥以前在电业干过,说起各种工具来头头是道!瓦北之战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七点多,付哥也跟我们靠到了七点多,期间家人好几次来叫吃饭,付哥说等等再等等帮伙计们快弄下来,面对我们的歉意,付哥笑呵呵的挥挥手:“这也是咱份内的活儿嘛!”
…………
一并感谢了!
其实我不要,太多的承诺。只要你能说声爱我……
走街串巷的春夏里,爬墙上屋的秋冬中,我们谁也没有太高的要求,只需要山清水秀,天高云淡。您的微笑,是广电人孜孜不倦的追求……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