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化 张元:在中国,免费的东西越少越好

张元:在中国,免费的东西越少越好

有人曾经提过这么一个问题,面对节假日高速堵车严重,怎么才能从根本上缓解?
众说纷纭中,我觉得我的观点很正确,那就是高速通行费节假日翻倍!
我知道这样的观点有人会骂,可是当所有节假日“高速都变龟速”时,出发点原来很好的“免单”政策,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

最近去村里安装喇叭,我忽然想到了这个故事:
全省统一在各村安装“应急广播”,就是在出现地震,海啸,疫情,台风等不可抗拒自然力时,“党的声音”能第一时间传递到全市大小村庄。平时村里也可以用这种广播处理一下村务,可以说是一举两得的大好事!
然后呢,这种“应急广播”的安装是免费的!由广电网络公司负责抽调我这样的精英们,开着破面包挨个村庄施工。
大部分村干部对此是理解的,就算是不知道“应急广播”是怎么回事,也会本着“来的都是客”的原则,客客气气问一句:“用不用烧点水喝?”“不住下是吧?”——这样的客套,已经让我们万分感激了!
接下来,我想说的是极个别的现象,可以说是“极个别的中国现象”:
《平凡的世界》里,孙少平穿着有“大亚湾煤矿”字样的工作服,第一次坐上了火车,他暗暗为自己的工作服而感到骄傲——火车上的人肯定对自己肃然起敬,因为是自己和工友们的日夜努力,才让火车有了前进的动力,也让整个中国充满了光和热。
正在他自我陶醉时,一位女列车员冷冰冰的要求他出示车票,他拿出车票后,满腹狐疑的问怎么就查我自己呢——这时候他才反应过来,原来恰恰是自己的工作服,被列车员当成是“逃票的典型代表”!
我们下去安装应急广播,也有了这种感觉:
在我们自己这边,觉得是“送福上门”,毕竟不用付费还能得到四个崭新的大牌喇叭,崭新的全套播放设施,专业的施工力量——不用对我们说什么感谢,最起码得有“人与人之间最起码的尊重”吧?
在个别,我说的是个别村干部那里,我们就是那些“跑保险”“干传销”“撒治不孕不育广告”的人士,总是面对满脸的热情,满腹狐疑的来一句:“恁是干什么的?按什么喇叭?木接着社区通知啊!嗯?”
在某个村庄里,一位所谓村主任一直挑着各种毛病,全程站在我们同事后面,自信满满的指导着各种意见,甚至是哪个喇叭往哪个眼里装,都得他点头才行!
我也全程都在忍着,其实我很想告诉他,这是市里安排的工程,你只需要给开开门就行了,怎么施工,施工标准是什么样,不需要你过问,不愿意安装找你们镇委书记去!看看他怎么回答你!
人家说吃人家的嘴软,拿人家的手短,这个村主任你应该问的是以下这些问题:
一,这种“应急广播”是哪个部门安排的?起什么作用?需要村里做什么配合?
二,这种“应急广播”需要村里付费吗?后期有什么需要注意的?有问题跟谁联系?怎么联系?
事实上,他一直在鸡蛋里挑骨头,我也不知道谁给他的勇气?你付费了还是你付人民币了还是你付money了呢?你是以村主任的身份指挥市公司的工人吗?
然后我就想起了“高速公路免费”的事情,要是“免费的硬性广播”需要村里自费——不用列入考核,也不用“比学赶帮超”,只要是一件“付费人家才上门的事情”,那些个别村干部保证不是这个态度!其中的微妙,大家自己悟吧!
这篇东西我仅代表我个人,与我所在的公司无关!读者中有村领导,也有乡镇领导和市领导,村干部面对上门安装“应急广播”的广电施工人员,希望多多配合一下,毕竟我们是放弃了本职工作去给村里“送福利的”。
乡镇和市领导,假如可能下一个通知,传达到村委所有人,而不是只有村支书自己明白。告诉村领导们,“应急广播”是一种全省的官方行为,不是广电网络上门推销自己的业务,广电网络也没有这项业务,应急广播是文明村庄建设一项必要的基本配置——还是尽可能配合为盼!
是的,必要的,基本配置!我们在东付安装时,一位大婶跟旁人说,按个喇叭靠谱些!现在的手机微信群,我不会看啊!也不会给他们点赞!
这样的话语,让我想起了至今没有微信的爸妈,也忽然明白了“这些大喇叭”在老龄化社会即将到来的农村,有着怎样积极现实的存在意义!
就说这么多吧!明天还要继续去安装,盼望我的文章能被更多各级领导看见,也盼望我的同事们能得到更多支持和理解,让党的声音在危难到来时指明方向!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