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媒体人继评:坎坷青岛回昌路,跑落龙乡满是情

媒体人继评:坎坷青岛回昌路,跑落龙乡满是情

原标题:无问昌青

今天一早从青岛回昌邑,我送完孩子上学,就近上了济青高速,改变了原先走荣乌高速的计划。结果差点回不了家……

先是到了峡山出口,被劝返,说现在峡山不属于昌邑了;继续往前走到朱里,下去又被劝返,说这里是寒亭,去你们昌邑的石埠下高速吧。

终于到了石埠。问我来昌邑干嘛呀,我说回来办点事。工作人员说,那你是公务,得让乡镇出个公务函,盖章我们才能放行。我赶紧联系昨天报备的社区书记,她有点懵,咱们社区从外面回老家的都没要公务函啊,我问问镇上怎么办吧。

我说,别麻烦了,我还是去柳疃下吧。绕潍莱高速,跑到平度新河,上荣乌高速,到柳疃出口。在我们村书记前来认领的前提下,查验48小时核酸、健康码、行程码,登记身份证、电话、车牌号……欧耶!终于下了高速。

这一圈折腾,疫情期间回趟老家真是不容易呀!

但丝毫不影响回家的心情。只要保证老家的安全,麻烦一点不算什么。每个回家的昌邑人,都能理解。

回去一天的时间里,我发现疫情之下,老家的生活也在慢慢改变。

今天是柳疃集,我从集上买了点水果带回家,俺娘问,集上人是不是不太多,我说是啊,我去的时候快到中午了;她说,上午也没那么多了,外地卖东西的不让来,只有附近的人来摆摊了。我说,这也叫乡镇“内循环”哈。

下午在朋友黄总的公司喝茶,他说,疫情影响太厉害了,青岛分公司做了两年了,一年100万的成本,今年再不盈利,就压力太大了。我给他打气:疫情把实力不行的公司都给淘汰了,谁能撑到最后,市场就是谁的。坚持就是胜利啊。他瞪大了眼:你说得对哈!

和老黄相反,同学付总安家在青岛,企业在昌邑;也每周往返昌青之间。他说五一要回青岛,这次让司机送到青岛,再让司机五一之后去青岛接他回来。他怕这两天山东的疫情又突然严峻,到时候来昌的政策有变,自己一个人开回来,别下不了高速。当然,他的这些调整,都是在严格遵守防疫政策的基础之上。

由此,我想起中午吃饭的时候,几个同学跟我开玩笑:你现在知道昌邑车牌和昌邑话的重要性了吧。

他们提醒我,你别以为“公务”好使,你就直接说回家看看,就没那么费劲了。我突然有点感动。那一刻让我这个回家的游子,真正理解了老家的温暖——对“公务”严格,对亲情“放松”的昌邑,很人性化,充满了人情味!

看我在群里发回家的信息,有同学问我回昌的政策,末了加了一句——老头子说别回来了,别麻烦了;其实我知道他还是盼着我们五一能回家……

现代交通缩短了时空的距离,昌青一体化,让很多昌邑人频繁往返于昌青之间。我无数次对我青岛的朋友表达这样一个观点:现在城市化让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我们才离开昌邑来到青岛发展;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等流行回农村了,那时候,你们就是客场作战,天天喊“城愁”的就是你们了。

期待这一天早日到来!哈!

下午回青,160公里,一路上小雨沥沥。下了高速,融入青岛的霓虹,思绪还留在昌邑的老院子里。

多少年后,疫情和这个时代都将终将成为回忆。但这特殊日子里的守护和真情,定会历久弥新。

是为记。

作者:继评,老家龙池,媒体人。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