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张元:熙熙攘攘的昌邑市李家埠街……

张元:熙熙攘攘的昌邑市李家埠街……

我经常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李家埠街成了一种熙熙攘攘的回忆?

每次去李家埠的石化加油站,往北沿着李家埠那条烟火缭绕的街道,一直往东,穿越了包子铺,饺子店,“小块儿一个价,大块儿一个价”的烧肉摊,“甘甜甘甜”的水果摊,浓烟与浓香共翻滚的“烤鸡架”……然后往南拐,石渠两旁那随风摇摆的垂柳依依,会让你有一种恍然间穿越时光的感觉,似乎整个人又在90年代里重新走了一回儿,也似乎石渠路的南边还是老工业学校,县委县府,老西关大棚,贸易中心……

梦中冷却的往事,真的真的无法忘记。雪花纷飞的村庄模糊又清晰……

人到中年,很多梦中的灯火阑珊,跟记忆中那些“某年某月的某一天”,实在难以分开来。只是望着李家埠街上那些似曾相识的熙熙攘攘,想起我年少时在那些大排档吃过的3元小炒,喝过的散装啤酒——“……小炒加散啤,我只要喝一杯。想起了过去,又喝第二杯………”

现在餐饮都在走一股“复古风”,比如墙上糊报纸,整出老摩托车,老自行车,老缝纫机这些东西装点时光,而我看李家埠那条熙熙攘攘的街,竟然有种哥伦布发现新大陆的赶脚!

完美无缺!原汁原味!浑圆逼真!丝毫毕现!

城市的现代化进程日新月异,李家埠那里不是开了一个“玫瑰公馆”吗?谁知道明天会吹什么风呢?或许一幅高楼大厦,灯红酒绿的画面,是那些熙熙攘攘还有烟火缭绕的最终归宿吧?

人的一生很漫长,可关键时候只有几步,特别是当人年轻的时候……

我觉得人生最好的时候,就是在刚离开校园,还没有走进家庭那段时光。80后这段时光,全国正处于“今天的李家埠街这般融融和荼荼”,街上的每一个摊位,每一声叫卖都如此亲切,都是穿越了旧日的昨日重现……

 

电影《半支烟》里,过期大哥“下山豹”跟舞女跳舞时,舞女说出去买烟就再也没回来。“下山豹”下半生一直在寻找这个舞女,寻找这个在他看来“世界上最美的女人”,终于在晚年时,在一场宛如年轻时的轻歌曼舞中,他出现幻觉,发现了那个微笑的舞女,颤抖着走上去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阿楠,风情万种的舞女轻启朱唇,说出那个他惦记了一生的名字。

然后,了却心事的“下山豹”,就彻底崩溃了……

灯红酒绿的舞会熙熙攘攘,一如李家埠街头的熙熙攘攘,我遇见谁?会有怎样的对白?透过那些如火如荼的市井深处,我也能遇见波和兰文,波和兰文抽着路人赠送的香烟,高兴的唱着《不能这样活》:“……急急匆匆,赶路搭车。一路上的好景色,没仔细琢磨,回到家里还照样,推碾子拉磨……”

 

最终没有抵挡住那些烟熏火燎的浓香,住下买一只烤鸡背——这种诸城人叫做“烤织背”,学名叫“烤鸡架”的东西。跟摊主的闲谈中,从22年前潍坊5元一只烤鸡背,谈到大昌邑的房地产,又谈到学区房,农村进城热……

等出炉间,旁边一位买烤鸡背的美女接话说,某种意义上讲,这些年是孩子造成了县城房价居高不下。然后得知她是新安庄人,我说我在建一水产群啊,我代言那些碗口大的螃蟹,胳膊粗的海捕虾,美女说自己是蕾蕾婶子亲戚,旁边卖水果的大爷也过来说,我也参加一下你们研讨会吧……

要是在佳乐家,全福元这些地方,人们来去匆匆间,不会上演这些市井小曲吧?我也终于明白,从前车马慢,是一句彻头彻尾的褒义话啊!

去李家埠吧?

去那个熙熙攘攘的街头,找回你丢失的东西。然后你会发现一切都没有走远,过去还是未来,都缭绕在梦开始的地方……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