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昌邑人轶事:钢铁是这样练成的

昌邑人轶事:钢铁是这样练成的

这是一位昌邑籍作家采访记录的一篇文章,文中再现了一位昌邑籍退伍战士的英雄事迹。刘松贤,昌邑双台人,1965年参军,退伍后又走上了钢铁冶炼事业第一线。为了维护国家财产,他被烧成重伤,却身残志坚,坚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
1971年2月22日,首钢炼铁高炉出铁时发生了铁口大喷。北风呼啸,风助火势,炉前成了一片火海。那时候,高炉出铁完全由人工操作,不想,堵铁口的电炉失灵了。为堵住铁口,避免更大的事故发生,炉前工班长刘松贤大吼一声,带领炉前工小孟,冒着熊熊烈火用手推着失灵的电炮向出铁口冲去。刘松贤和小孟都是退伍军人,具有英勇奋斗、不怕牺牲的精神。他俩浑身都着了火,像两个火人,硬是用手推着电炮,把呼呼喷着烈火和喷射着像飞驰子弹一样的红色焦块的铁口,给堵上了。不幸,小孟被当场烧死。刘松贤浑身燃着火,趴在炉前昏迷过去。

经过首钢医院的抢救,刘松贤从死亡线上被拽了回来。他被严重烧伤,全身烧伤面积达75%,烧得面目全非,左臂被烧得弯曲,左手手指被烧得粘在一起。他躺在病房里,浑身缠着白纱布一动也不能动,可他从不叫苦和呻吟。而且,他还用微弱的声音,安慰前来探望他的领导和工友,说:“没事儿……”他躺在病床上一动不动,好像失去了知觉,可他的脑细胞却极其活跃,他常常在心中偷偷地流泪和哭泣。刘松贤是山东省昌邑市双台镇,1965年戴上大红花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退伍后,响应“三线建设要抓紧,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号召,1970年来到沂蒙大山沟里参加七O一工程(山东莱钢)大会战,是7012厂(第二炼铁厂)的第一批工人。他没有忘记,那一天,他们从徐家庄火车站下车,厂里没有车接他们(刚建厂时条件极差),他们这500多名刚刚摘掉帽徽领章的退役军人,背着行装,列队迈着整齐的步伐,雄赳赳气昂昂地唱着“向前向前向前”的军歌,步行几十里山地,来到菠萝岭驻地,住进工程团给他们突击抢建的平房里。因房子是突击抢建的,有速度无质量,漏雨。他没有忘记,那天下大雨,屋漏得不得了,外面大下,屋里小下,躲都没地方躲。他和战友们爬上屋顶用油毡纸挡雨,被淋成落汤鸡,大家都还咯咯地笑。他没有忘记,他们进厂后的第一项任务是打眼放炮挖大井,炸掉山坡建高炉。刚建厂,后勤工作跟不上,没发工作服,他们就穿着军装在工地上干。大井分布在一个山坡上,每个大井直径1.5米,深两米、三米不等,从井里爬上爬下,不几天崭新的军装就被磨成破衣褴衫。他们的手上磨起血泡,磨破了皮,可没有一个叫苦的。一百多眼大井打好了,装上几十吨炸药。他们撤到菠萝岭上,听见隆隆的爆炸声,看见山坡上被炸起的土石波浪,都高兴得蹦起来,跳起来,大喊大叫。那情景,就像在戈壁滩上看第一颗原子弹爆炸的情景差不多。他没有忘记,把山坡铲平以后,他们参加了620立方米高炉炉基的灌注。高炉炉基灌注,不仅要求有高质量的钢筋、水泥、石子等材料,还有严格的时间要求。为抢时间,他们推着装载着千斤重的水泥车奔跑,你追我赶,大喊大叫,震天动地。就连七O一工程李瑜总指挥和七O一二厂王岩政委(要塞师政委)等首长,也和工人们一起推车,奔跑,呐喊。那情景,那气氛,十分感人,终生难忘。他没有忘记,来到首钢培训,首钢的师傅手把手地教他……他更没有忘记,五年的部队生活,站岗放哨、射击投弹、攀登滚爬和入党宣誓,以及退伍前部队首长的嘱咐……难道,难道这该死的炉火,就把自己火红的青春断送了吗?      后来,经过治疗,他的身体逐渐康复。可严重烧伤摧残了他的肌体,脸上身上都是大片大片的明疤,身上因换皮没了汗毛孔,不能出汗,浑身经常处于疼痛和不自在状态中。像他这样的工伤英雄,厂里应该把他养起来,养他一辈子。厂里领导很关心他,把他妻子小王从昌邑农村老家,调到厂里照顾他。为此,他感激不尽。可他那年才26岁啊,26岁是生命的春天,应该风华正茂,前途似锦!他想,自己26岁就变成废人,像行尸走肉般地活着吗?他很苦恼,这苦恼是正常人难以想象的。灾难是人的进身之阶吗?在灾难面前,如果举手投降,那是懦夫;如果敢于正视灾难,去战胜它,那才是英雄。他想来想去,绝不能当懦夫。怎么办?只有重新工作,做一个有用的人,才能获得新生。他找到厂党委书记单石坚,要求厂里给他安排工作。单书记看着他脸上的大明疤,看着他那被烧弯的左臂,看着他戴着黑乎乎白手套的左手,犹豫了。单书记眼含热泪哽咽着说:“你好好保养身体,等身体全都养好了再说吧!”刘松贤听了单书记的话,满是伤疤的脸上硬拧着一丝苦涩的微笑,说:“单书记,我还年轻,以后的路还很长。我不想让厂里把我养起来,我想为厂里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没有豪言壮语,没有长歌当哭,只是反映了一个年轻共产党员和退伍老兵的真心、人格和尊严。他勇敢地面对苦难,不是为了个人的大福大贵,而是发自内心希望自己能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对面这样一个倔犟的生命,面对这样一颗火热的心,面对这样一个退伍军人,谁能不动容,谁能不爱抚他呢?单书记小心翼翼试探着问:“要不,你先到家属连挂职试试?”
对于刘松贤来说,活着本身就是幸运,能够重新工作就是最大的幸福。他常想,什么叫奋斗?努力去改变以前的自我,就是奋斗。他常想,狼能嗥,狮能吼,马能啸,驴能叫,我呢,总得干点事吧!他知道,不屈的生命应该一直在路上。他还知道,不战胜病魔,就不足以和这个世界抗衡。于是,他发扬了一个退役老兵英勇顽强的精神,一边进行康复锻炼,一边兢兢业业工作。他留给人们的是与众不同的不朽!到家属连上班后,他忍住浑身的疼痛和浑身排不出汗周身的燥热,不远千里到烟台用垅沟铁(废铁)去换鱼虾、换苹果,改善职工的生活,受到大家的好评。后来,他当选为第二铁厂团委书记,使他的人生发生了新的飞跃。他自知文化程度低,没有团的工作经验,便用九死不悔的努力,去学文化,跑基层,为团员青年服务干实事。他还兼任莱钢团委常委,为整个莱钢团的工作出过不少好主意。
后来,他的心脏出现了问题,搭了三个支架。喉咙又出了问题,手术后不再能说话,走到哪里都要带着一块写字板,用写字同别人进行交流。可他依然十分乐观和自信。他的爱人小王对他照顾得很好。那一天,我见到刘松贤,他咧着大嘴在写字板上写上:“小王是中国一千年才出现的一个好老婆!”小王眯缝着小眼向我告他的状,说:“医生不让他喝酒,他在家里偷着喝,真气人!”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