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泛水上的笑

泛水上的笑

窗边的风景平缓的倒退着……

大概是还未到谷子收割吧,一大片金黄平铺于翠绿下,但这锲人单调的风景并不影响我回家的那种情绪。车子突然来了个急刹车,我揉揉撞到窗的额头,手指间隙中看到一个双鬓斑白的老人和着司机的骂骂咧咧上车。一张漾了微笑且带歉意的唇,一副烟熏的牙齿在空气中张扬,双手在举措着看不懂的比划……他在似乎在解释着什么。我大概明白了:一个为了赶上车的老人,不顾危险站在马路中间,只希望已经挤满人的大巴可以容他。当然,他并不是不自己生命。我想我是理解他的,因为老人和车上的大多数人一样——有一颗迫切想到家的心。 车继续行驶上路,可一路上老人鸭子般沙哑的声音却比大巴的发动机还要扰人。我已经记不清他为同一件事解释了多少次,车上难免骚动,我也因此皱起了眉。我斜视老人,他脸上有一副讨好的笑,似是为了引起乘客们盼家的共鸣,好让自己的老脸搁下。慢慢,这有些令我厌烦了,我后悔刚刚对他的理解及深思。路,有些颠簸,怡然转头看见那个老头脸上叠起的皱纹,在他一张一合的嘴巴的带动下,收缩,扩张,扩张,收缩,一直重复着,不知疲倦。 司机终是不耐烦了,大喝一声:“别吵了,心烦!”

我带着些幸灾乐祸的心思瞥向老头,如我所料——那笑脸凝固在微微发酸的空气中,万般僵硬,令我难以呼吸。他转过头,目光恰似和我相撞,不用回避,只见他扯扯嘴,努力对我微笑,看上去有太多的不知所措。我悠悠地收回带着嘲讽目光的对峙,将头倚在窗上,窗外风景依旧,金黄平铺在翠绿下,下面原有滴滴的泛水…… 车在不知名的路口停下来,老头下车了。我见他是驼着背,扶着车门缓步走下的…….车再一次启动,移动的风景中堕落下老头,但不紧不慢看到一个释然的微笑,我竟回以微笑,微笑。 大巴在驶过路口后转了个方向,仍是金黄平铺至翠绿下,下面原有滴滴的泛水…….。

不,多了斜阳,还有现我脑海里的那个释然的微笑在泛水上。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