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走进开新族 走近修脚师之十九

走进开新族 走近修脚师之十九

十九 自辟蹊径立门户   初试锋芒出茅庐

      “这么说,你学成之后就回沙洋创业了?”

     “不是,我是2012年底才回来的,修脚看似简单,其实学问非常深,小姑妈常说,没有扎实的功底作支撑,想自立门户风险特大,我跟着小姑妈认认真真地学习了四年,掌握了修脚治疗脚病的技能,加上孩子爸长期在沙洋工作,夫妻分多聚少,常常闹矛盾,为了不影响夫妻感情,才回到沙洋的。”

     “嗯,理解,学艺就是为了过好日子的。”我表示认同,“所以就回来开了小店,位置还不错,是繁华地段吧?”

     “对,租赁的,我们右边是沙洋师专第一附属小学,虽然面积不是很大,只有二十多平方米,但地段好,人流量也大。买了沙发、凳子、柜子、毛巾、刀具、垫巾、木桶等,找了个日子就开张了。”我盯着年轻自信的刘琴,默默地赞许着。

     “刚开始营业时是个什么状况?你同你小姑妈还不一样,她有曾师傅保驾护航,而你是单枪匹马出来闯,要比她难。这里的人不会短时间内认可你吧?”我有点担心。

    “刚开始一阵子,偶尔来几个,也寥寥无几,生意十分清淡,一点底气也没有,心里也直打鼓,七上八下的。”刘琴说。

    “是因为这里足疗店很多,你初出茅庐知名度不高,还是有别的原因?你分析过没有?”我脑子里已经把当时的刘琴换成了自己,头上顿时笼上了一层阴云。

    “沙洋事实上有很多的足疗店,我刚开始干人家对我不熟悉是一个方面,还有别的原因,阿姨,有一件事,现在说起来好笑,开店后不久的一天,有几个喝得醉醺醺的人找上门来,问我这里有没有小姐,我的脸顿时像让人掴了两耳光,又红又热。又臊又气之下,转念一想,也不怪他们,这只是个误会罢了,赶紧劝他们走人。”

    “哈哈,我在来开新族之前,也道听途说地对足疗店抱有偏见呢,是不是你们这里在你之前没有专门的修脚店?”

    “也许是吧,人们只要一看到足疗店,就想到那方面(色情服务)去了,当时的现状真是很让人无奈。我真气馁了,自己操心费力,还要面对种种不理解目光,也不比在开新族的工资高,这是何苦呢,就决定要回去沙市了。”刘琴叹口气。

    “再正当的工作,如果别人不理解,一人吐一口唾沫也会淹死你,在沙洋,修脚业还没有被人们认可的阶段,创业确实不容易啊!”我深有感触地说,“我看到你现在的生意已经红火了,那转机在什么时候?”

     刘琴笑了:“孩子爸爸非常支持我,鼓励我,让我慢慢来,我们就想办法尽快打开局面,开始让亲朋好友还有其他熟人来做免费体验,其实沙洋也有很多朋友和熟人都知道沙市的开新族,知道我的师爷曾晓毛是著名修脚大师、全国人大代表、全国劳动模范,他们到店体会后感觉不错,就积极推广推荐,这样口口相传,吸引了许多脚病患者陆续前来体会,我认真细心地为顾客修脚、治疗脚病。客人逐渐地信任我,依赖我,办卡消费,不久,客人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多,生意也越来越越红火了,常常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我朝她翘起了大拇指:“好样的,经营有道,后生可畏呀!忙不过来时咋办?”

   “ 讲究先来后到,决不会因为客人多就马马虎虎应付了事。脚病不是急病,后来就考虑进行预约服务,给客人们排好号,什么时间来就形成规律了。” 

     

    “聪明!看来你已经对于经营之道驾轻就熟了,实践出真知啊。”

    “一边干一边摸索呗,办法都是逼出来的,嘿嘿。!”刘琴得意地笑着。

    “英子阿姨在这方面绝对比不上你,还停留在纸上谈兵阶段。”我说的是真心话,又问,“顾客们主要是哪类人?”

    “工人、教师、公务员、学生,各行各业吧,大多数年龄在三十到五十之间,也有一些年龄大的,预约上门,加收十元钱。”

     我想了一下,这十元钱也不多,假设行走不便的老人自己来费用也不低,上门服务,路上的时间也能给几个患者修脚了,也算是便民服务吧。

     “你在开新族学习工作期间,各种各样的病例也经历了,遇到一些特殊情况,有小姑妈给撑腰壮胆。现在你自己当独当一面了,也一定遇到一些棘手问题吧?”

“有呀,一个初中生患了甲沟炎,第一次来修,三天也不见好,没有消肿,按常理来说,不应该是这样,我也不清楚原因。他爸爸要带他去医院拔掉全甲,我说,给我一个星期时间,治治看,再不好就去医院。孩子每天放学后来,我就给他修理患处并上药,坚持一星期后,完全治愈,父子俩那高兴劲儿就别提了,‘谢谢’说个不停。”

    “难治的病被你治好了,这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胜过千言万语。”我咬着笔说。

    “一个奶奶的脚上长了鸡眼,去别的店处理效果不够理想,听别人介绍后,到了这里。我一看,一个很大的鸡眼生在小趾和无名趾的夹缝里,里面就是一个肉钉,不能穿鞋子,不能正常走路,非常痛苦。我用海燕刀把肉钉拨出来,上了药之后奶奶穿上鞋子走路不痛了,这么大年龄了,得了这种病,根治的难度大,从那以后奶奶非常信任我,每隔二十天左右就来一次,现在是店里的常客了。”

   我: “眼里揉不进一粒沙子,同样,脚上也不能多一样东西,全身的重量都在脚上,长个肉钉怎么走路?得了鸡眼真是让人痛苦的事情,你为老奶奶解除了脚痛,她自然常来找你治疗了。”

     刘琴继续讲:“有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个体医生,生了很厚的脚垫,时间长了不修他说很疼。来的第一次,他要求片得深一些,我已经修得很薄了,都有点出血了。他问我会不会感染,出点血不怪我。我说,消了毒不会感染的,我又耐心地给他讲解生脚垫的原因,要他平日要注意走路的姿势,鞋子要穿得软一点。我们经常探讨一些业务上的问题,现在已经是很好的朋友了。”

     “通情达理的患者还是多,能积极地配合你治疗,有没有遇到一些与顾客发生冲突的情况?”

      刘琴想起了一件事:“有一天,当时店里坐满了顾客,一个很瘦的中年女人带着她妈妈来,老人趾指很长,要剪。女人问,你们都不给顾客脱鞋吗?我说,小店不给脱的,大店有这个服务。女人很生气,说我欺负她没有去过大店,说看不起她,什么意思呀,来顾客也不招待,撵她们去大店,嫌我服务态度不好。我压住气,打好了水,准备给老人脱鞋,结果老人自己脱下来了,慈祥地说,小姑娘,你忙,我自己脱就行了,她女儿在一边也没有出声。结果,这母女两人都成为了老顾客。”

 “忍一忍风平浪静,如果你当时同她吵起来,得理不饶人,就不是今天这个样子了。”我端过杯喝了一口水,“再说,主要也是你的技术赢人,招来了回头客。”

  “微笑服务顾客至上,永远没有错,我们当时没有沟通好,让那女人想偏了,也有我的原因吧。”刘琴态度非常诚恳。

 “ 既然门庭若市,生意这么红火,收入一定不少了。”换作一般场合问别人的收入,应该算不礼貌的行为,但今天例外。

   “与过去相比有天壤之别,事实证明.当初听从了大姑妈的意见,去荆州跟小姑妈学修脚,这个选择是正确的,已将在工厂上班时遥不可及的梦想变成了现实,经过近八年的努力,我们已经在沙洋买了商品房。试想,如果当初不转换观念的话,就不可能有今天这个结果。”

 “工作这么忙,家庭能不能照顾得上?可不能因为工作累坏了身子哦。”我关心地说。

  “现在我和弟媳两个人合作开店,实在忙不过来了,就雇了一个小姑娘,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她把足疷按摩、药水泡脚、洗脚这块接过去了,减轻了我们的负担。如果她愿学修脚,我会毫无保留地像小姑妈教我一样教她,培养第四代修脚师。我每天要为三四十个顾客服务,每人二十天左右来一次,一个月下来,就得接近一千个人,工作量是很大的。孩子他爸白天在单位,晚上回家带小孩,这样我就可以放心地工作了。”

 “钱挣得再多,也别忘记里面有家人的功劳呀!”我开玩笑。

  “幸亏有他支持,不然头绪太多,我真应付不了。呵呵!”她开心地笑。

  “你的修脚技术这么过硬,是不是常常有人问你从哪里从师学艺的?”

  “是啊!顾客和我聊天时,都会夸我修得专业正规,听到表扬后,心里喜滋滋的,骄傲地向他们介绍我的师傅就是著名修脚大师曾晓毛的大弟子罗世新,一些经常在外面跑的顾客,见多识广,说,就是那个经常上电视的?她脚修得很好呀,她教出来的人错不了,听了这些,我也感到非常满足。”

   “曾大师的嫡系,觉得自己根正苗红,对吧?”我哈哈大笑,“你现在已经有了一份像模像样事业了,对此你是怎么想的?”     

 “我感到非常庆幸的,没有大姑妈和小姑妈,就没有我的现在,我找准了自己的位置,将自己的一双手变成了银行里的活期存折,不断地往里面增加存量,活得有底气,有尊严。”

 我说:“是你的大姑妈把你引上这条道路的,在你心目中,她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时候经常听爸爸说大姑妈是个名人,不仅善良,而且能干,从不嫌贫爱富,更不嫌我们是农村亲戚,逢年过节都要给我们家打电话拜年。”

“在荆州,我接触过一些年轻人,都叫你大姑妈开心奶奶,说好喜欢开心奶奶,你呢?”我呵呵笑着。

刘琴挠了挠头:“大姑妈给我的印象是特别严肃,我非常害怕,觉得她太威严了,所以她的话我总是乖乖地听。”

 这是刘琴眼中她的大姑妈,我听了之后乐了。

只听刘琴说:“我在沙市学了四年,从姑妈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也琢磨出了好多人生道理。她虽然是我的长辈,但无论她多么有能力,我这一辈子不能依附于她,大姑妈常说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大姑妈把我领上这条路,小姑妈把这一项绝技教给我,以后的路还得靠我自己走。通过这几年的摸爬滚打,我也渐渐成熟起来,已经深深地爱上了修脚事业,不仅仅将治疗脚病当成终生事业来做,更要不辜负大姑妈的期望,为实现开新族的百年梦当好第三代传承人。”  

             

                                       罗世新与刘琴师徒二人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