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走进开新族 走近修脚师之二十二

走进开新族 走近修脚师之二十二

二十二因人因病巧治疗  意识前瞻永领跑

 

 吃着丰盛的午餐,她们几个人边叙旧边交流专业,我的注意力主要放在了她们交谈的内容上。

谈到开新族使用的中草药水,是经过了很多的专家的指点帮助,在曾师傅原来药方的基础上研制而成的独家秘方。这个我理解,当今就是讲究知识产权的时代嘛,国家都非常注重,何况一个企业。比如泡脚用的药水,就得使用丁香、紫荆皮等中药,大店用量大,炮制的方法程序就不应该与小店相同,可以学习中医院的做法在锅炉里用汽冲,各种药物成分的比例一定要搭配好,什么样的比例既能达到治疗又能保养皮肤的效果,世新同小万相互切磋,谈得头头是道。

小万说,个人开店的成功,除了技术过硬药物先进外,还要耗费不少的精力来支撑局面。她说,治病情严重的肉刺通常遇到的情况是发肿或发炎,再如其他的脚病治疗也并不一定每例都尽善尽美,大多数的患者通情达理,严格按照修脚师的嘱咐养伤,但也不排除极少数的人一旦治疗不立竿见影,就会发生矛盾。记得一个顾客长有两个灰趾甲,治好了一个,另一个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就大为恼火,要求退钱,发生了争执。他说是药物的质量存在严重问题,小万耐心解释说,如果对药物成份有质疑,可以拿到医院去检验,产品质量是过硬的。发炎是免疫力的差的正常反应,如果这些药物试用多次后不行,可以再去医院打消炎针、打封闭,或吃消炎药,因患者的体质存在个体差异,并不是保证草药能100%地解决所有遇到的疑难复杂问题。

“那是不是说你的修脚技艺比医院里的好,而药物与之相比效果就不行?”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我插话道。

“也不能这么说,任何病诱发时可能有多种因素,治疗方法方式也并不是一成不变,要视具体情况而定。绝大多数情况在这治疗了不必再上医院用西药解决。相比而言,我们修脚店在这方面的优势要比医院里大得多,有的时候,医院的西医治疗可以作为我们修脚方面的一个补充。”小万说,“来了病人,我们也先要询问一些基本的情况,然后才下刀。”

 我忽然想起了在文化坊开新族店里,世新的徒弟小屈问那位曾庆和老人有没有糖尿病的情况,古代人扁鹊发明的“望闻问切”虽说在修脚时不是运用得那么严苛,但起码一些基本常识还是要考虑到的。

 小万:“消炎时是不能吃维生素的,如果有些人不听话,即使当时我们尽了力,也不会治愈。因病而异,因人而异。随着修脚的实践经验越来越多,就会明白,不同脚病,治疗方法措施不同。即使是相同的脚病,人的抗体不同、年龄不同,治疗方式、恢复的时间也就不同,所有这些信息弄清了才能下手。”

“这么复杂?”听这么一说,我的头有点大,表面看似很简单的脚病治疗,透着这么多学问。

接着,小万又讲,一个六十多岁的老汉,双脚板底部有三十多颗肉刺,病情非常严重,在别地方治疗后不行,敷药三次后开始肿。找到这里后,小万一问,就嘱咐他别吃腥、辣等发恶的食物,不要用鸡眼膏贴患部,告知这位老人,贴了之后不但不好转,还会诱发更多的肉刺形成恶性循环。老人听从小万的话,回家严格注意挑选食物,小万给换了十次左右的药后,现在他的肉刺已经完全治好,并且疤痕也没有留下,行动自如了。

“恩,这个病例注意了两个方面,一个是发病期间食物的摄入,另一个是不要乱用药。”我总结。

“还有一个方面,他是老年人,恢复时间要比年轻人长一些,所以一定要耐心,不要试个两三次就半途而废了。”小万补充。

“ 嗯嗯,不要过早武断地下结论。”我连连点头,“老人体质差,新陈代谢慢,病毒就消除得慢。”

 “是这样。”她接着说,“这里的孩子,由于不勤换洗袜子,真菌感染引起了灰趾甲,切除坏甲后,我就用专治特效药,四五个月就完全治愈,16岁至20岁这个年龄段恢复得最快。”

“那年龄大的呢?”

“一般来说,中年人和老年人得这个病要用一年的时间才能完全根治。”

“那治嵌甲用的药呢?”一想到趾甲深深地嵌在肉里那种情形,我就好像身同感受。

“我们这里一个副镇长的女儿,现在大学毕业了,得了嵌甲一直不好,回来让我治,我让她使用双氧水,效果不错。”

“听你这么一讲,修脚的确学问深着呢,因人而异,因病而异,对症下药。你们都是这方面的专家了,佩服,佩服!!”隔行如隔山,看她们拥有一手精湛的修脚技艺,我称羡不已。

“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这话一点也不假。世上没有低贱的工作,只要端正了思想,哪行都能有出息。从前修脚这个不被人看好的行业,正呈异军突起之势,让世人认识到手艺也是品牌。”一边的姐姐接过了话,她提到了修脚界的一个人物,“第十届、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劳动模范陆琴,已经开办了十几家连锁店,使修脚成为一个产业。去年,陆琴与北京同仁堂合作,将扬州足艺正式打入京城。由输出修脚技艺发展到输出扬州修脚业的品牌,完成了创业路上的又一次升华。你看,她的路子走得多么宽!”

“同样是修脚业,开新族已经在荆州本土做得响当当了,那下一步我们的努力方向是什么?”我问姐姐。

“我们的身边有很多‘隐形冠军’,只是我的能力有限,没有做到有力的挖掘。像曾晓毛师傅,技术不用说,她获得的荣誉在当今中国的修脚界,是最高的,还有她带出来的一群技高艺湛的第二代、第三代,都是在荆州修脚业响当当的人物。但,不容忽视一个问题,他们虽然领先前面,但理论的学习还没有提升到一个相当的高度,没有站到一个足够高的层面去认识到自己的重要性。问水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要想把我们的事业做强做大,必须加大力度不断更新知识,充实自己的头脑。学习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只有不断地学习提升才是发展的硬道理。”

“什么叫隐形冠军?”这个名词我听着新鲜。

“隐形,是指几乎不为外界所关注,冠军,是指他们几乎完全主宰着各自所在的市场领域,他们占有着很高的市场份额,有着独特的竞争策略,往往在某一个细分的市场中进行着专心致志的耕耘。尤其体现在西方发达国家德国,几代人就做一件事,做得一丝不苟,对质量精益求精,领导在同行的前头,当风向标,造福社会造福人类,在全球闻名搞尖端的科学领域绝对离不开他们。”姐姐侃侃而谈。

“那我们的目标就是要把开新族办成卓越不凡的‘隐形冠军’企业,时刻领跑在同行的前面了?”我顺着这条思路说。

“对。”姐姐语气笃定地说,“我于2003年5月8日从深圳聘请了中医张伟老师,在开新族专门培训技师,从理论讲解到实际操作,使之更加规范化、专业化,更加富有生机和活力,为实现开新族楚人足道百年老店梦夯实基础,在今天的足疗界当好‘隐形冠军’,沿着这条路迈向更高的台阶,继续一步一个脚印,坚定地走下去。”  

 

                        我与万启珍(右)


罗开凤姐姐在毕业典礼上与华中科技大学商学院院长(右)在一起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