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摄影作品 潍水湿地 • 雪夜遐想

潍水湿地 • 雪夜遐想

 

       立冬节气雪迎门,潍水湿地裹银装。银装素裹了晚秋的红枫与片片黄叶,雪姑娘这般及时地造访,应时应景应人心,预告着潍水两岸的下一个丰年。

潍水湿地 • 雪韵
        北方近些年的雪有点吝啬,甚至一整个冬天左盼右盼也等不来几场,岂不知老天爷正在打破雪不过江南的承诺,本是北方的雪而飘至长江的那边去了。

潍水湿地 • 雪韵
        雪已成为稀罕,孩子们见到飘洒的雪花,张开双臂,昂首朝天,欢呼雀跃。大人们更是惊呼:啊!下雪了!正如这个初雪的夜,湿滑的小径也没有挡住人们赏雪的兴致。

潍水湿地 • 雪韵
        记得少年时代,雪是常客,三天五天造访,扫雪除雪,堆雪人,打雪仗,累积了孩童时代的快乐。转眼华发苍头,儿时的雪趣终于收录进了岁月长歌,就如这火一样的秋叶,优雅地舞在雪夜,这是春和夏的色彩,演绎在初冬的乐章。

        雪花分小朵、大朵、颗粒状。小朵雪花悠哉悠哉不急不慢,在空中织成小碎花图案的毛毯,然后说着悄悄话般铺就于大地。而大朵雪花似抖落的鹅毛,急不可耐的摇摇欲坠,瞬间给万物制造了银装素裹。颗粒状雪花比起小朵雪花和大朵雪花有些分量,可能是受制于地球的引力,不管不顾,哗哗啦啦垂直下落,晶莹的镜子一面一面为行人照耀。

潍水湿地 • 雪韵

        雪分小雪、中雪、大雪,在我们的童年里,哪个都不陌生,都不稀罕。而今回味,每一片冬羽都是那么的圣洁,都含着一片纯净的气息。

潍水湿地 • 雪韵

        小雪伴着我们一起翩翩起舞,一起跳房子,忘却寒冷,哈出的一股股热气融化了眼前的碎银。中雪覆盖了一片片麦田,覆盖了通往学校的一条条小径,而孩子们从四面八方踏出一串串脚印,小雪人似的抖落抖落,端坐在课桌前。大雪纷飞时,清早常常难以推开屋门,半米深雪没膝盖,那些受困的野兔免不了成为盘中餐。

潍水湿地 • 雪韵
        雪化时形成的冰锥挂满了家家户户的屋檐下,像一排排荧光灯管,风景如画。当太阳融化了冰柱时,便会叮叮当当落到地上,拼凑出一曲好乐章。

潍水湿地 • 雪韵

        雪真的是我们那时的伙伴,交织着欢乐,伴随着丰年。这时老师就常给同学们出写《雪》的作文题,又想起了华侨中学夏老师讲关于雪的几种描写,面对纷纷扬扬的雪————

秀才:

大雪纷纷落地;

县官:

这是皇家瑞气;

财主:

再下三年何妨;

农民:

放他妈的狗屁。
摄影:孙永博    撰文:王香果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