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时光追忆 | 我的少年时代

时光追忆 | 我的少年时代

公元一九八二年,自此集体转单干,

正月初二逢大年,我出生于这一天,

童年时代的记忆,模糊不清是遗憾。

小时差点被打扁,因为被揍吓破胆,

闯祸不敢把家还,躲到爷爷家吃饭,

妈妈出门寻未见,拿棍到爷爷家看,

并且跟我来翻脸,又是训斥我一番,

每当回忆到此时,由衷觉得不愤怨,

校园就在村里面,我们调皮又捣乱,

不爱学习总贪玩,逃学躺在垛里面,

记得经常被敲头,老师总需换教杆,

严是真爱松是害,没有恨意在心间,

还曾帮老师干活,地上玉米金灿灿,

每年冬天这季节,大雪纷纷飞满天。

有一次对我三叔说:“想着小时候的冬天,比现在的冬天冷,零下二十多度,且寒风凛冽,在上学的途中,看到地都被冻裂了!”我三叔说:“我小的时候,冬天天天下大雪,最厚的地方都能没了人!村外都找不到路,有个人出村走亲戚,回家时掉进了村外的井里,找到他的时候,早已经死了”,我由衷觉得这人可怜。

少年时代,雪花飘飞的村庄,白茫茫一片,感觉还挺朦胧的,我家在这黄土平坡,常有风从坡上刮过,孩提时代的记忆中,没有笔,没有桌,只记得有一口黑棺裹,五颗小石头,一条被弄死的蛇,窗户上转着的风车,皑皑白雪,村外还有一个大石磨,上面有个碾砣,早已废弃的房屋里有一口棺材,南北摆放着,因时代变迁而从未用过,是我家祖辈的,屋西边有垛着的玉米秸秆,有一次和四叔在这里玩耍,记忆深处,幽黑狭长的胡同,四叔牵着牛从这里走过,这头牛驮着我,有一次爷爷给它蒙上眼睛,让它拉着一个圆柱形的石头,转着圈压豆子,不久便用三轮车或拖拉机压了,只记得在爷爷家玩弄以前浇地用的机器,有一次我在爷爷家屋门口站着,骡子突然站起来时,差点踢到我,它的前腿能够到房檐,夜间有时醒来,听到邻居家的驴叫唤。

宋庄邹家村旧照

我和村里的孩子们一起走着上学,要经过聂家村、邹家村、夏家村三个村庄,我村与聂家村仅一湾之隔,从湾北边能清楚的看到湾南边,每天上学时,我们从湾里进入聂家村,沿中心街往南走,村外的路东边是公墓,往南不远,就到了邹家村东边,两个村子相连,父亲说:“很早就有‘前邹、后冯、夹一聂’”的说法,再往南走,到了东西街,往东走不远,还得往南,经过一片空旷的地,就到了夏家村后面,继续往南走出胡同,就到了中心街,往东走到村外,就到了我们的校园——辛赵小学,初入校园时,我们我们这些校园附近的村庄,每家都捐了钱,园内的土坯房是我们拆的,杨树是我们挖掘出的,还有的同学因拆房受伤,老师在课堂上表示关心、同情,并由衷、深情的表扬,从此便盖起了宽敞明亮的砖瓦房,有一次路过,在这里驻足,透过围墙向里面观望,房还是那些房,早已换上了铝塑门窗,记忆在脑海里回荡,我们的读书声、语文老师唱歌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宋庄辛赵小学旧照

无论寒来暑往,我们都一路相伴,下雪之后,我们就穿着靴子上学,后来就骑自行车了,我们在途中互相追逐,比试各种车技,女同学们始终乖乖的,紧贴路边骑着,数学老师和我们同村,有时和我们一起到学校,有时我们替他带着他的孙子,下课之后,我们玩一种玻璃球,跳皮筋等等许多游戏,我们时常带工具在学校里干活,有一次老师让我带了一种,后面要有人扶着,前面三个人拉着的播种工具,还有一次,是在割麦子,烈日当空,我们紧张而有序的忙碌着,刚收完麦子,天空突然乌云密布,很快便电闪雷鸣,我们刚进入教室坐好,就开始下雨了,回忆到此,我不禁想起《西游记》中的九头元圣,麦假期间,看到妈妈要把地用水泼一遍,撒上碎麦秸,然后用绳子拖着圆柱形的石头,转着圈压一遍,再拖着表面光滑的,也是圆柱形的石头,把地压平坦,为在这里脱麦粒做好准备,回忆到此,我想起第一次到地里时,完全是在玩耍,与我一家的一个三叔对我说:“你拾掉在地里的麦子吧,”我于是从此开始在地里干活,十几岁时和大人们一起割过一次麦子,因为后来有了小型收割机,等小型收割机将麦子割倒后,就捆麦子,大人们知道我还体力不足,没有让我往车上扔捆好的麦子,只让我坐在慢慢走着的拖拉机上,掌握着方向,大人们往车上扔着,一个人在车上摆着,并踩结实,摆到一定高度后后,拉到压平的场地上堆放着,把脱粒机拉到场地上,用镰刀把麦捆割开,两个人抱着往脱粒机里塞,脱粒机的声音,日夜响遍村庄,我有时拿着镰刀,站在麦堆上割麦捆,有时在脱粒机旁将麦粒往袋里装,有时双手撑着袋子站一旁,有时站在脱完粒,被我转着圈踩结实的草垛上,是我日夜仰望着蓝天,或看斗转星移,或眺望四方,有一天晚上,和亲三叔一起看麦场,在拖拉机后斗里躺,直到1994年,联合收割机出现在希望的田野上,让我们不再辛苦,不再日夜匆忙,我们站在树荫下,地头上,有说有笑,悠然自得,话家常,谈理想。

宋庄邹家村割麦旧照

我们互相帮助,互相鼓励,努力学习,有一天,我们骑着自行车,跟着老师到宋庄初级中学考试,刚出校园不远,我的自行车就坏了,一位老师说:“你骑我的吧,”这位老师还帮我去修了自行车,从此我的人生渐渐坎坷,考试的时候,我信心十足,从容不迫,考完试不久的一天,成绩公布了,多数都以优良的成绩,升入宋庄初级中学,我们领了小学毕业证,在教室里吃完西瓜,拍照了全体师生的留念合影,暑假结束后,就进入了宋庄初中的校园,从此与我的少年时代说再见,二零二一年,八月十四日,为我的少年时代,写此一篇《上学堂》:“上学堂,路泥泞,水淌淌,尘土飞扬,一村又一庄;看斜阳 ,放学了,把家还,走旷野,过坟场,每天都这样;一起走,一起往,一路无话不谈;一帮人走在荒野上 ,肩并肩向前方,都知道前方校园,能实现理想;一起走,一起往,一起努力向上;这帮人走过一村庄,不远便见学堂;理想仍在远方 ,心连心相伴着成长;这帮人,已度过,这时光,岁月匆忙,莫道长又长;看斜阳,未下去,却迷茫,白茫茫,已无光,人会鬓如霜;要珍惜,诸时光,莫轻狂,人生短暂,过客般匆忙;要积极,应乐观,并进取,且奋发,永向上,应坚定信仰;要慈悲,并济世,不忘敢为人先;应铭记不随风摇曳,勇攀登不迷茫;砥砺前行志仍在,人先敢为当;勤学习,爱阅读,永真诚互相帮不枉来人间走这趟,写日记不能忘;滴水汇成长江,日积月累自然成章,”为美好的少年时代,由衷写此一篇,让自己常常记起和想念。

宋庄初中旧照

村里的大街,在我的初中时代,铺了石头,然后铺了沙子,幽黑、狭长的胡同也早已扩宽,二零一七年,换用混凝土重铺路面,只有童年的记忆,仍然觉得模糊,幽远。(本文作者:冯占喜)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