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姚凤霄:柽柳花开

姚凤霄:柽柳花开

柽柳花开

 

有木名水柽,远望青童童。
根株非劲挺,柯叶多蒙笼。

 

——唐·白居易

 

柽柳

远远的,我就被浅粉色柽柳花海挡住了视线,似是被盛装笑靥的女子列队翘首远迎。嘹亮的树林涛声越过蓝空而来,浩瀚的柽柳,青春着化不开的青春,柔美清纯,它们太美了。开车进林子,便见车窗外柽柳花穗缀满枝头,随风摇曳,一股柽柳的花香,林子的清香扑鼻而来,满地的五彩斑斓的野草野花,也如柽柳一样仿佛在说,你们下车来看吧。柽柳们灵巧可爱的花枝,竟然调皮地敲击着车窗玻璃。香草美人,翩翩若飞,谁能抵挡呢?可同行的人说,不着急下车,前面景色更好看。
昌邑柽柳林地处渤海莱州湾南岸,总面积约45000亩,属于山东昌邑国家级海洋生态特别保护区,这是中国唯一的以柽柳林生态系统为主要保护和管理对象的保护区。据国家海洋局专家称,这片天然柽柳林,面积大分布集中,生态景观奇特,地理位置特殊,在我国北方沿海实属罕见。在中国18000多公里的海岸线,昌邑境内的柽柳林是唯一。对,就是天然的,就是国内唯一。
我在冬季来过海洋生态特别保护区。那时寒风呼啸,柽柳林一片莽莽苍苍,天低林密的浩瀚覆盖滩涂,撼人心魄的是一种肃穆萧杀的震撼。蓝天之下,柽柳林落光叶子,枝条灰黑色,林海随风俯仰,与土黄色的滩涂相互鼓舞,相互依存。柽柳林坚韧而强悍,真正能在潮水中活着不死的树,北有柽柳林,南有红树林。而能在盐碱、干旱、大风、严寒,日复一日的海潮中,活成一望无际的林海,只有渤海边昌邑的柽柳林!柽柳顽强地生存着,用沧桑之美激励世人,隐忍,泅渡苦难,如雕塑般站立在世界的一隅。为居住在海边的人们防风固沙,抵挡海潮,保护盐田和水产养殖区,保护村庄与良田,放射出可贵的精神光芒。在它们面前,我们日常的那些慵懒倦怠、迷茫和苦闷,不值一提。
柽柳也叫荆条,三春柳,红柳等,柽柳不是柳,因体态窈窕婀娜如柳而得名。柽柳的树干盛满了流动的时间,生长几十年,也不过小孩胳膊那样粗。柽柳枝条表皮褐红色,枝条细长,多下垂,叶子呈鳞片状,唐代诗人白居易在《有木八章》中,有描写柽柳的诗句:“有木名水柽,远望青童童。根株非劲挺,柯叶多蒙笼。彩翠色如柏,鳞皴皮似松。为同松柏类,得列嘉树中。”诗人表达了他眼中的柽柳之美,夏日的柽柳正值花期,柔芳甚于翠柳,花序为圆锥形粉红色,在枝顶绽放,仙仙的姿态,绵延成花的海洋。

                                        
越野车进入柽柳林深处,柽柳林里各类鸟儿飞高飞低,柽柳稀疏的地方茅草碱蓬蒿草各种杂草,铺开大地毯,还能看到兔子、狐狸等小动物的敏捷身影闪过。柽柳林保护区有自己独特循环的小生态,自然,自在,很少有人打扰。车行的滩涂小路上,有好多野雉悠闲地觅食嬉戏,公野雉羽毛斑斓多彩,闪着绸缎般细腻的亮光。越野车轰响着走得很近了,它们才扑棱着翅膀飞走,看得出这些野雉一点都不怕人,海洋生态保护区,名不虚传。
柽柳,昌邑人俗称荆条,荆条有着广泛的用途。在沿海的人心中,荆条是比柳条更完美的枝条,紫红色的枝条色彩亮丽,坚韧耐磨,人们用荆条编制成筐和提篮等,这些盛具好看又特别结实耐用。好多年前,手艺人编制的荆条篮子,依旧好看能用。炊烟升起,荆条明艳的火光经久不息,火头硬,煮饭香甜。沿海滩涂缺少树木柴草,荆条常被人们砍伐的不剩几棵。辽阔的滩涂光秃秃不见生命迹象,风沙一起遮天蔽日,莽原浩瀚。而现今,用沧海桑田四个字来叙说变化,可谓准确。柽柳繁茂成为林海,面积几万亩,而且在逐年扩大。
车子终于在柽柳林海的一个瞭望台边停下,我终于可以脚踩大地头顶蓝天了。浩荡的柽柳林海环绕四周,瞬间,整个人的身心都沾染了柽柳的芬芳,有种澄明清丽的感觉。脚下曾是一块怎样的土地呢?咸涩的海水偶尔光顾,强劲的海风天天问候,日光月光风霜雪雨从未停止他们的造访。这块土地上,植物动物的生命资源匮乏,滩涂的细沙,除了盐碱,不见什么,干旱时甚至没有一点水分,大风吹来的时候,漫天的沙尘风烟滚滚。干干净净的穷瘦,自由自在的空茫。而现在,林海的花红草绿,到处有旺盛的生命气息,让人心激荡如海。我站立的地方是渤海的滩涂,沧海变桑田,历史和未来都在我们的不远处。
我登上瞭望台,视野立刻高远起来。蓝天白云之下,柽柳林海一望无际,绿海花波,高低起伏。我们极尽想象也无法形容林海的坦荡,望不见来和去,稠密蓬勃,万道阳光照耀下,华彩无际。柽柳林海的尽头是蔚蓝的渤海,绿与蓝之间,惟余莽莽。太震撼了!大海、滩涂、柽柳,抬升着这块海边的土地,仿佛这是摆脱了时间的地方。人在这里太容易受到诗意的浸染和美的诱惑,临风飘袂,挥手撩发,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下界。我的脑海中,忽然闪现出奥克塔维奥·帕斯《风》中的句子,“我本虚无 漂浮的身体 如光似浪 一切皆是风 而风从来都是空气在游动。”那一刻,我感觉帕斯的“风”中有我,柽柳林的风中有我,我已返归本源,与风合二为一。
车子越向里走,感觉越不一样,人移景变,变化是最有魅力的。滩涂上除了植被的季节变化,空间的变化也很多,以前空旷光秃的地方,已经被绿色所覆盖,人和动物脚印踩出一条弯曲的小径,很有一种“长城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的清古味道。车行处,时而柽柳密集,时而滩涂辽阔,露出高高低低的黄沙和水湾。空间和视线不断变化,车子内的音响放着动感的乐曲,配合着风中俯仰的柽柳枝条,有着动荡又俏皮之感。林海中的每一棵柽柳,都有自己的迷茫挣扎或顺势而为,能在贫瘠的滩涂上扎根是它们的本事,内心的安静和毅力,才让它们穿越岁月风尘傲然生长。干枯的,蓬勃的,新生的,柽柳们各自在生命的时段内存在着,时间不曾远去,千古也不过仰头低头的一刹那。
柽柳花开,美妙如画。老花谢了,新花又开,花开花落,春夏秋三季绵延不绝。繁茂多姿的柽柳花海,有一种神秘的力量,连天接地,连海接陆,护佑人们美好的生活。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