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化 抗战拾遗 | 昌北民兵活捉山田井马

抗战拾遗 | 昌北民兵活捉山田井马

导 读
上世纪四十年代,昌邑东利渔村与寒亭西利渔村两村民兵及村民,曾联手抓获一名日军失事飞机飞行员,并最终用这名飞行员与侵犯我疆土之日军交换战俘,换回武器弹药一宗和数十位我军被俘官兵。而这名日军飞行员被释放后即离开了中国战场,再未与中国人为敌。

1944年1月7日早晨8时许,昌邑县龙池东利渔村上空,一架日本飞机低空呼啸掠过,一头扎在了村子西北部的河滩地里。当时的村长王永松立马找到民兵连长徐广进和民兵徐广庆,组织人员前往迫降地点一探究竟,部分村民们也拿起铁锨、棍棒跟随前往。

日军昌北失事机型——中岛97式战机

就在此时,西利渔村民也发现了飞机从村东滑落到村北,民兵连长朱兆眉同样带领村民向迫降地点赶去。

临时在西利渔村居住的李锢鈩子(真名李培真,寿光河东村人)最先赶到现场,并爬上了飞机。李锢鈩子见日军飞行员正在对着无线匣子咕噜日本话,还伸手推搡阻止他攀爬飞机,于是抡起斧子就将无线电匣子砸扁了。就在此时,东、西两个利渔村的民兵和村民也赶到了。

日军飞行员爬出飞机,见来的都是农民,态度傲慢起来,用磕磕绊绊的中国话,让徐广进将他送回日军据点,还提到“大日本皇军会有大大的奖赏”。徐广进见他如此狂妄,便在地上写下了“中国八路军”几个字。写字时发现对方没带武器,徐广进便准备扑上前去将其活捉。对方见势不妙,拿起一根铁管就向北逃窜。情急之中,徐广进将土造手榴弹砸向了他的腿部,但为了活捉对方,就没有拉弦。没想到对方捡起土手榴弹,又继续往北逃窜。民兵刘元仁打了几发土炮,也未打中。

被押送转移的飞行员山田井马
追到一处叫“重崖”(今为盐田)的地方,日军飞行员猛然躲了起来,只听“砰”的一声,一颗航空机枪子弹射了出来。原来他在自造“枪支”射击,但没射到别人,却把自己的左手炸伤了。于是大家借机包抄上去,活捉了日军飞行员。当天下午,清东军分区派人将日军飞行员带走。傍晚,军分区战士和民兵一起将飞机拖走藏匿。

日军飞行员被押送到渤海军区第五军分区司令部后,身份被揭开,他是侵华日军华北派遣军司令冈村宁次的远房侄子山田井马,日军第一师团108联队中尉飞行员。

昌北民兵旧照
山田井马坠机的消息很快传到了附近的日军据点,因为其身份特殊,侵华日军驻山东济南第59师团长细川中康决定不惜一切代价解救山田井马,于是派出大批兵力四处搜索。1月8日,日本空军3架军用飞机飞到东利渔村上空盘旋,因未发现目标,最终飞离。1月10日,日军派出4架轰炸机,外加地面部队800多人,赶赴昌邑北部地区进行大规模搜查,一度与我抗日武装交火,但依旧一无所获。无奈之下,日军又派出飞机多次投撒传单,宣称只要释放被俘的飞行员,他们愿以大批武器进行交换,也可以另提条件。

山田井马被关押后,曾一度逃跑。在一个雨夜,他把草房顶开了个“天窗”,逃出了关押地。由于天黑路滑,没跑多远就迷路了,不得不溜进一户人家打探道路。一位老太太给他开了门,虽然山田井马声称是生意人,但他那半生不熟夹杂日语的中国话很快就露了马脚,老太太的家人悄悄叫来了民兵,将其捆绑后又押送到渤海军区。后来山田井马又逃跑过几次,均被民兵抓送回来。

针对日军的多次请求,渤海军区领导研究并报上级批准,决定用山田井马换回被俘的清河行署公安局局长李震和临淄县县长李铁锋等十余人,如果日方同意,尽量扩大交换我方被俘人员的数量。于是,一场双方战俘交换谈判开始秘密进行。

2月24日,在东营市利津县二区黄河东岸的东张村外(今属垦利县),由八路军渤海军区和日军方面各派出代表按照协议交换了被俘人员,日军放回了我方十余人,还赠送了一批武器弹药,我方则释放了山田井马。随后,日军又释放了第二批我方被俘人员30多人。一架日军飞机失事,成就了中国抗战史上一次特殊的战俘交换事件。

据资料记载,山田井马回到日本军营后不久被送回日本,并拒绝再与八路军和中国人民为敌,最终被派往东南亚战场,战死在马来西亚。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