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魏瑶佳:听爷爷讲述公安战线的侦破故事

魏瑶佳:听爷爷讲述公安战线的侦破故事

【魏金德生平简介】

魏金德,生于1932年农历十月二十四日,山东省昌邑县辛置三村。

1946年底随父到上海,学徒三年。

解放后,于1951年1月参加公安工作。

1956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

1951年1月至1984年6月,先后任上海市公安局北站分局四股办事员;上海市公安局外调处驻安徽省外调队内勤;北站分局拘留所所长;闸北分局刑侦队科员、副队长、队长。其中1964年3月至1967年3月参加市委社会主义教育工作队工作。

1984年6月至1993年10月历任上海市公安局闸北分局副局长、局长、党委书记;闸北区副巡视员。二级警监警衔。

1956年3月被选为上海市“建设社会主义积极分子”;在维护社会治安保卫社会主义建设中创立功绩被上海市公安局记二等功一次;任局长期间,闸北分局曾连续三年获“全国优秀分局”称号。

曾当选为上海市闸北区第七、八、九、十届人民代表大会人民代表和中共上海市闸北区第三、四、五次代表大会代表、区委委员。

曾任上海市人民警察学会理事,上海犯罪学会理事,上海市刑事侦察学会理事,上海公安学院客座授课专家。

1993年10月退休。2017年9月病逝。

 

听爷爷讲述公安战线的侦破故事

魏瑶佳

值此举国同庆中国共产党百年华诞之际,我又想起了我的爷爷。

我的爷爷魏金德,从1951年进入上海市公安局工作,至1993年退休,正如《上海公安报》一首诗对他的评价:“风风雨雨上海滩,坎坎坷坷四十年,舍生忘死求国泰,呕心沥血为民安。”“他的一生,是战斗的一生,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共产党员。是我们晚辈学习的楷模。

每逢想起我的爷爷,我便想起爷爷给我讲述的那些侦破案件的动人故事。现根据我的笔记,整理了如下四则。因记录粗略,仅能述其大概。

 

一、舍死忘生,侦破“走私钨钢刀头案”

故事发生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那时的爷爷还是名刑事侦查员,爷爷说,犯罪嫌疑人是新疆地区的一名牧场主,因为走私漏出了马脚,被上海公安局盯上,决定追踪。组织上安排爷爷去做卧底“引蛇出洞”,以便进一步取证立案、抓获嫌疑人。爷爷说,这已经不是他第一次做卧底了,在此之前他曾到广州多地卧底,破获了“走私手表”之类的案子。爷爷还说,做卧底必须多多研究对方心理,时常需要打“心理战”。在这个案子里他扮演的是东北地区的一名富家子弟,与这位牧场主接头,商谈买卖,打的幌子便是需要买入一批“钨钢刀头”。(钨钢属于硬质合金。我在网上查阅的一些我国硬质合金产业的现状之一是企业规模较小,产业集中度不高。据不完全统计,199家硬质合金企业平均年产能176吨,平均年产量仅86吨。)爷爷说,上世纪50年代初期,新中国刚刚成立,科技力量匮乏,那时候的“钨钢”比黄金还要值钱。而新疆地区与多国接壤,走私案件时有发生,此次案件中的这位牧场主势力很大,家里的牧场望不到边,据说骑着马也要跑好久,还有私人武装力量。这个牧场主利用旧有关系,不择手段,通过印度——西藏——新疆这条地下秘密线路,把“钨钢”倒卖进国内,再通过各路“下家”把“钨钢”贩卖到全国各地,从中牟取暴利。起初,爷爷和他的战友们通过内线,与牧场主取得联系,爷爷假扮成沈阳大机床厂厂主的少爷,说是急需一批“钨钢刀头”用于生产,通过多次电话联络,爷爷取得了牧场主的初步信任,答应给爷爷提供这批货物。初步定的交易地点在上海,然而,就在交货前夕,狡猾的牧场主突然改变了主意,说交易地点另行告知。再后来,爷爷和他的战友们,接到牧场主的电话,交货地点改为天津。就在去天津之前,爷爷和他的队友们却遇到了一个难题。牧场主要求一手交钱一手交货。但是,56斤“钨钢刀头”价值三十多万元人民币。在那个年代,分局(闸北区和北站区已合并)两千多人一个月的工资也就四五万块钱,就算把分局每个人的工资都装进皮箱,离牧场主要求的数额也差很远,而且银行一时也取不出那么多现金。

怎么办?讨论数次,面前的难题就是,怎样把手里的五万块钱变成三十万元。后来,爷爷想了个办法:因为那个年代的人民币并没有大面值,通用的是红色的五块钱。爷爷买了些牛皮纸,根据钱币的大小、形状,让裁纸店帮忙裁成了纸币的样子,然后在五六个侦查员的帮助下,借用银行的封签,把“钱币”摞好,分为一捆一捆的,每捆“钱币”浮皮和底下都是真的人民币纸币,中间夹杂上牛皮纸,再用封签封好,盖上印章。考虑到牛皮纸裁剪之后都特别整齐,并不像钱币,爷爷就用红色印泥在每捆钱币侧面抹了一圈,然后,放在水泥地上磨擦出毛边,使其看起来像流通过的五元钱。就这样,在爷爷和他的战友手里,牛皮纸变成了“人民币”。

爷爷脱下警服,西装革履,带着两个战友扮成的“保镖”,提着装满这些“人民币”的皮箱,乘火车连夜赶到了天津。为了取得牧场主的信任,让他相信爷爷家财大气粗,有这个购置“钨钢刀头”的经济实力,大家努力装出有钱人的派头。时值西瓜刚刚上市,价钱很贵,爷爷让助手们去市场买了十多个大西瓜,搬到了宾馆。在大牧场主来到后,“保镖”把西瓜切开,由爷爷品尝。爷爷为了摆出大少爷的派头和奢华,便尝一口说不好,命令丢掉;再切开一个尝一口还说不甜,再扔掉;一直尝到第五个西瓜的时候,爷爷才说“嗯……这个,还算可以。”(每每讲到这里爷爷都会心疼地感慨一句:“实际上这些都是好西瓜啊!”)吃过西瓜,摆上好酒好菜,经过一番推杯换盏,继之面红耳热之后,牧场主要求查验现金,爷爷便提出先检查货物,就在现场交易过程中,公安人员直接破门而入,牧场主气急败坏,掏出刀子想要鱼死网破,危机时刻两名公安干警迅速出手,将牧场主扭倒在地,控制住了局面,而同时爷爷也被公安人员一并“抓获”,此时爷爷还要配合,大骂牧场主出卖了自己——以便后期的审讯工作能够顺利开展。至此,由56斤“钨钢刀头”引出的走私案就此告破。

听爷爷讲,后来上海市公安局连同上海海关对闸北分局进行了奖励,奖励的钱给分局每名干警买了件雨衣,留作纪念。

这些故事,如今听起来,又新鲜,又惊险,又刺激、又有趣,然而设身处地回头想想,当初,爷爷与那些走私恶棍歹徒,面对面交锋之际,一言一行,无论哪个环节出错,都会有生命危险。也就是说,爷爷一生从事公安事业,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二、追根究底,侦破“冒充军人骗婚案”

这个案子发生在文革期间。那时爷爷担任侦查队队长,他带领队员们一鼓作气破获了这个冒充中国人民解放军03单位的高级军官、在全国多地持续多年、骗娶年轻女子钱财并同其成家生子的案子。

爷爷说,案件最初是由另一个盗窃案件引起的。是另一名被抓获的盗窃分子,主动交代了曾配合张某假冒军人身份骗娶年轻女性同其结婚并骗取钱财的罪行。但要侦破张某“冒充军人骗婚案”,前期线索太少,迟迟不能进展,便无奈暂时搁置。后来爷爷了解到这个情况,便向领导主动请缨,请求把任务交给他以侦破此案。领导很快同意了。

爷爷和他的队友们找出多年案卷,仔细分析,查找线索,探寻犯罪嫌疑人的行动规律、作案特点、顺藤摸瓜、追根究底,辗转全国多地求是取证,最终认定罪犯张某利用造假的军人身份,首先在福建省三明市中村区骗娶一名解放军干部子女同其成亲,并领取了军属补贴;继而在甘肃甘谷县山区骗娶一名中年妇女为其生育孩子;后来在陕西西安骗娶保密厂女工同其结婚成家并为其生儿育女。直至抓获张某前夕,犯罪嫌疑人还正在与南京市一青年女职工筹备婚礼中……此次抓获的罪犯张某以解放军高级军官的名义骗娶全国各地多名女性,分别在福建、甘肃、陕西已安家三处,骗娶适龄女性为其共生育子女六名,其家属均在当地享受军属待遇,张某趁机骗得大量钱财。

据罪犯张某交代,他最初是在火车站盗取了人民解放军03单位的某高级军官的皮包,由于皮包内装有部分军官资料,张某便在原有资料的基础上,进一步伪造了个人信件、单位介绍信、单位证明等资料。同时,张某出钱雇佣了一名小偷(便是之前被抓获的盗窃案的罪犯)假扮其警卫员,两人共同行骗,以便取得他人信任。在信息并不发达的上世纪六十年代,这个骗子张某行骗数年,终被抓获。此案一经破获,轰动全国,引起多方关注,在各大报刊、杂志均有报道。而我的爷爷不怕困难,用心思考,终于把多年旧案一举拿下,最终拯救了更多的青年女性。

我曾问过爷爷,那时候老祖父、老祖母、奶奶都不在上海,孤身一人在上海闯荡不孤单吗?爷爷说,孤单。但是他都用这些时间来学习了。反正自己孤身一人在上海,也没有别的牵挂,考虑到成家的同事要照顾家庭,不方便值班,他就挺身而出,替大家值班。值班的时候就看书学习,无论专业的还是不专业的,无论国内的还是国外的,像“包拯断案”“洗冤录”“侦探福尔摩斯”“霍桑探案”“苏联的克格勃”等等,凡是涉及刑侦类的书籍,爷爷都会如饥似渴地拿来读,甚至国民党的刑侦教材,爷爷都会撕掉封面,标上“反面教材”几个大字,认真思考,以做到“取其精华、去其糟粕”。在这段孤身一人闯上海的日子里,我的爷爷对自己的要求从未降低过一丝一毫,他不断学习,懂得了怎样破大案、陈案——怎样寻踪觅迹?怎样引蛇出洞?怎样把握对方心理?怎样更好地取证?他还利用晚上值班时间掌握了骑摩托车、开汽车的技能。他说,“知识就是力量”,不仅是喊在嘴上的一句口号、写在纸上的一句格言,还是一把攻克难关、破解难题的万能钥匙!

 

三、依靠群众,侦破“锦鲤鱼国际案”

1990年前后,爷爷已经开始在闸北分局担任主要领导,爷爷曾骄傲地说,在闸北区他有“三个八百”:第一个八百,是同爷爷并肩作战的战友们,在闸北有八百个侦查员队友;第二个八百,是闸北“工人纠察队”,也有八百多名队员。由于闸北工厂企事业单位较多,爷爷和他的战友们充分调动工人们的积极性,白天夜间在闸北区轮流巡逻,共同维护社会治安;第三个八百,便是爷爷称呼的“321”隐蔽战线,爷爷曾笑称自己这是借鉴了解放前上海滩黑帮巨头黄金荣的“青帮”“红帮”经验,在这第三个八百中,有残疾人、有小商贩、有家庭妇女、有退休老人。爷爷说在闸北360行中都有他们的“线人”,平时他们在收集敌情、社情为侦查工作服务,一旦破案需要,这些隐蔽力量便可以起到格外重要的作用。也就是说,他们布下了天罗地网,让犯罪分子插翅难逃。我们接下来要讲的这个“锦鲤鱼国际案”,便是爷爷同他的战友们充分发挥这“三个八百”的力量,调动群众积极性,顺利与美国联邦调查局合作端掉一个跨国贩毒集团。

爷爷说,那天,他们闸北分局接到一名渔场老板的报案,说自己前一天卖出的十二箱观赏性大锦鲤鱼在南京路的一个宾馆内,一夜被杀死了十一箱,唯留有一箱还有活鱼。买鱼人还雇佣他,让他将这十二箱运到虹桥机场,准备出关。报案人觉得事发蹊跷,于是及时向闸北分局来汇报情况。

买观赏鱼却要杀死,这一反常情况引起大家的关注。本着不冤枉一个好人,也不放过一个坏蛋的原则,爷爷和他的助手们兵分两队,一队人员悄悄跟踪这名“买鱼人”,看有何新动向,发现情况可及时控制;另一队人员来到虹桥机场,对将要出关运往美国德克萨斯州的这些死掉的锦鲤鱼进行检查。不检查不知道,一查便发现这十二箱锦鲤鱼中有十一箱鱼肚子里藏有海洛因毒品。

在控制住犯罪嫌疑人之后,爷爷将案情及时汇报给了上海市公安局,上海公安局领导又将情况汇报给了公安部,最终公安部通过外交部与美国联邦调查局达成一致:美国联邦调查局为了“引蛇出洞”,把美国方面的“毒根”挖出来,美方请求上海公安局、上海海关原封不动继续放行。为了配合美方办案,爷爷和他们的战友们又将已扣押搜取的毒品,在分局一袋袋塞回鱼肚,运回机场,放行。爷爷说,国内的这名毒贩是从“金三角”地区搞到海洛因运到上海,在上海郊区的养鱼场里面买了这十二箱大锦鲤鱼,让渔场老板送到宾馆,连夜将锦鲤鱼杀死,掏出内脏,把海洛因塞进鱼肚子,再将死鱼放回鱼箱,倒满水,唯留最上面一箱活鱼,加以掩盖。然而,狡猾的毒贩千算万算,没有算到这位渔场的老板“爱管闲事”,发现了这些观赏性的锦鲤鱼一夜间被开了膛破了肚,并且还及时报了案。最终,中美两国的毒贩均被依法抓获,为这个“锦鲤鱼国际案”画上了一个完满的句号。又一次证明,再狡猾的敌人也难逃人民群众共同编织起的天罗地网!

 

四、寻踪觅迹,侦破“残忍的碎尸案”

爷爷说,刑事侦查工作总的来说就是“寻踪觅迹”,一切工作都是围绕这四个字,步步深入,条分缕析,抽乱码,开铁索。一点痕迹、一丝线索,甚至谁也不留心的细枝末节,有时都是有用的,皆不可忽视。几滴血里面可以破杀人案;一只破袜子也能找到杀人犯;杀人的绳子上的气味、犯罪嫌疑人的一根头发丝也都是破案的重要依据。搞刑事侦查的人,要的就是胆大心细,不怕苦。爷爷说,他曾遇到过一个搞得全上海人心惶惶的十分残忍的碎尸案。最初,案子是在闸北发现的。在闸北彭埠新村死者被杀,犯罪嫌疑人为了转移目标把尸体切割成一块一块,用报纸包起来,放入箱子里,扔的全上海市街道的角角落落到处都有。当时的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同志亲自督导,命令公安集中力量迅速破案。爷爷说为了那个案子,他七天七夜基本没合眼。后来,爷爷和他的战友们在一张包裹尸体碎块的废旧报纸上发现了手写的几个字,通过笔迹的反复对照鉴定,将犯罪人员确定、抓获。最终,闹得全上海人心惶惶的抢劫杀人碎尸案,在爷爷与他的战友们七天七夜没合眼的奋战中,得以告破。世界上怕就怕“认真”二字,闻之憬然,果然不错!

 

爷爷是个怎样的人

我时常思索,总想闹明白,爷爷到底是怎样一个人?

一、爷爷是中国共产党培养的优秀干部、公安战线的一线指挥员、战斗员、破案专家。爷爷虽然只上过初中,十五岁便辍学就业、当过学徒工,但他始终坚持自学、爱读书,又经公安院校专家培养,以及数十年战地实践经验总结,使他不仅成为一名劳苦功高的指战员;同时也是数次发表专业论文、被公安学院聘为客座教授的专家学者。

二、爷爷是个十二分敬业的工作狂。从以上破案故事中,已经明白看出爷爷的工作态度和业绩。自爷爷退休回老家后,日子过得简单且低调,甚至有难以掩饰的落寞。然而,一旦同他谈起刑侦工作来,他便会同你滔滔不绝地讲个没完,尤其有公安系统的朋友来看望他时,爷爷更是打开了“话匣子”,讲那些破案的日日夜夜。抽空他还为上海公安系统的报刊写一些文章和诗歌。明明白白,爷爷为“公安”倾注了一生心血,所以,他酷爱“公安”,心系公安。

三、爷爷不仅智慧超常、而且关键时刻,亦能舍生取义、勇于牺牲。

听爷爷说,1956年的时候,他和其他三名队友在队长的带领下,从上海押了三名犯人到广州番禺县,那是爷爷第一次去广州,并不熟悉路途站点,快到韶关的时候,犯人要求去厕所大便,爷爷带犯人去厕所后,解开手铐,并用脚顶住厕所门,以防犯人在厕所内将门关死。然而,这时火车临近车站,列车乘务员也打开了车厢门,开始为火车进站做准备工作,没料想犯人突然从厕所冲出来,把列车员推倒,便从还在行驶中的火车上跳了下去。爷爷说,他一把没抓住罪犯,眼看着罪犯跳下了车,没加思索,也立即跳了下去。跳下火车是否会摔死?即便摔不死,跟逃犯搏斗能否取胜?爷爷说,当时根本没想这些,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宁死不能让罪犯逃脱!也正因为跟得紧,爷爷跳下去的时候,罪犯还没有爬起来。爷爷刚好踩在罪犯后背,顺势控制住了罪犯。然而,离韶关车站还有十几里路,爷爷又押解着犯人徒步走到火车站归队。多危险啊!可爷爷笑着说,半辈子经历的凶险,数不胜数。只是怕家里人担心,从来没说。既然干了公安,生命就交给了公安。贪生怕死,干不了公安!

四、爷爷是个生活简朴、和蔼可亲的平凡又不平凡的人。

听过爷爷种种惊险刺激的破案故事,一定认为我爷爷是个面如包公、黑脸严肃的人吧?实则不然,我的爷爷,生活节俭,平易近人,在人际交往中,可以“混同一个老百姓”。爷爷退休后喜欢写诗,写诗用的纸卡,都是他吃药后剪开的药盒包装纸,爷爷将它们剪成一样大小,整理好,用橡皮筋扎成一捆一捆,当本子。爷爷赶大集买回来的苹果,要么磕了,要么有了蛀虫,那种贱价的。爷爷却会知足地说,都是一样好吃。爷爷衣橱里的衣服,都被整齐的码在各种包装品的纸盒子里,有的衣服一穿多年,洗破了都不舍的丢。这决不像一个月薪近万元的人的做派,而像一个终生缺衣少食的农民。不错,他就是一个农民的儿子,他是家中长子,上有父母、两个姐姐,下有三个弟弟,再后来家里还有了奶奶和我姑姑、父亲,他的肩膀上一直担负着“责任”两字;他心里也一直铭记着老爷爷老奶奶的教诲:“骡马大了卖高价,人大了不值钱!”我开始懂了,懂我的爷爷了……

爷爷退休回家后,每天早晨坚持晨练,身体好的时候多锻炼一些,身体弱了便仍旧在近处散步,身边总会围拢着一帮乡里乡亲,有说有笑。每逢镇上赶大集,我的爷爷便会骑着自行车去买蔸苹果、橘子,买几棵大葱。爷爷会把吃芒果剩下的果核洗净,把两边的植物纤维捋向一边,整理成小鱼的形状,用碳素笔仔细画上眼睛、鱼鳞,再用胶带纸贴到窗户上,这样躺在床上透过窗户,你就会看到小鱼在蓝色的天空游泳。生活只有在平淡无味的人看来才是空虚而平淡无味的。爷爷的心里富有诗意,他想活在诗意中!兴许,这,就是他与普通老百姓的不同!

五、爷爷是个学而不厌、在人生路上永不停步的人!

我听说爷爷会跳迪斯科,会标准的国标,但没有见过他跳。我只见过他打太极拳,也知道他晚年痴迷写诗填词,经我手给他打印的诗词就有二百四十余首。爷爷自称四十年干公安、武行出身,而写诗填词那可是文人从事的细密活,常言道,僧道两门、隔行如隔山啊!但是,退休后回到老家的爷爷,勇敢地挑战了这“隔行”“隔山”!我设身处地想过,爷爷从学习诗韵、格律,到平平仄仄、遣词造句,写出这么近三百首(连构思没有打印的,大概还不止此数)诗词,得攻克多少难关?得花费多少心血?爷爷是胜利者。有人说,人的每一步行动都在书写自己的历史。爷爷书写的历史书页上,有两个字特别耀眼:“奋斗”他手里仿佛总举着火炬,在燃烧,燃烧得光明灿烂……

六、爷爷是个“克己复礼”的志士仁人!

我的爷爷,因长期熬夜、高强度工作,身体内分泌紊乱,长期患有糖尿病、肝病,退休后爷爷每顿饭前都要自己打胰岛素,吃各种药物,这种状态持续了三十多年。后来又染上类风湿病、肺炎、肿瘤……可谓百病缠身,痛苦不堪。然而,每每我去见他,爷爷永远都是头发理顺,衣领整齐,乐呵呵地坐在那里同我讲讲他最近写的诗词,身边发生的趣事,我几乎从没有听过他喊疼喊苦喊难受;连奶奶、姑姑也没有真正了解他病痛的严重……爷爷,一直在咬紧牙关坚持,他始终不愿意把任何痛苦带给亲人。对于奶奶,他是位知冷知热的丈夫;对于姑姑和我爸爸,他是位仁慈和善的父亲;对于我们晚辈,他就是一位和蔼可亲的爷爷。我爷爷,就是那种,他活着为了别人更好活着的人!

我的爷爷,我最最敬爱的爷爷,是我的榜样,是我的楷模,是我的偶像,是我们永远想念的亲人……

爷爷,我是你的孙女,婧婧。我想再一次跟你说,你是世界上最好最好的爷爷!

 

【魏瑶佳简介】魏金德之子魏青之女。1989年3月出生,奎聚街道辛三社区人。中共党员。2008年昌邑第一中学毕业,2008年至2011年在新加坡共和理工学院留学三年,回国后,2011年至2015年在潍坊医学院读法学专业获得学士学位。毕业后在昌邑市文化市场综合执法局工作。

 

 

附魏金德诗二首

 

长歌行  

 

黄河东入海,九曲十八弯。

少小离家去,归来两鬓斑。

乡音虽未改,时过境已迁。

荏苒数十载,几多苦和甜?

长歌行,路漫漫,回首不知从何言?

 

儿时逃荒乱,徒步下江南。

沿途半乞讨,受尽饥和寒。

十五当学徒,端人饭碗难。

感物怀双亲,肠中车轮转。

窗前望明月,不禁泪潸潸……

 

黑夜盼天亮,盼来红旗展。

弱冠着警服,进修进学院。

为报党培养,终生事公安。

擒敌遇过险,破案遭过难。

夙兴连夜寐,单身三十年。

归来双亲歿,泪水洒坟前……

 

虽说是,

人民大会堂,总理授过衔;

虽说是,

革命国是家,忠孝难双全。

说归说,

憾归憾,

万事皆能补,唯此难返还!

双亲若有知,能否慰九泉?

 

叶落归根时,饮水再思源。

锄禾流过汗,知惜盘中餐。

挑过庄稼担,练就硬双肩。

若无双亲教,焉有此肝胆?

疚归疚,

憾归憾,

既然自身已许国,相比烈士有何怨?

 

归去来兮无田园,唯有老妻身瘫痪。

廉颇老矣能饭否?夕阳虽红薄西山。

扪心常自问,富贵终非吾所愿。

沧海水一滴,汇流成波澜。

三生有此幸,意足心亦安。

噫吁嚱!

长歌唱罢加餐饭,淡泊宁静度晚年。

国泰民安欢庆日,伏枥老骥尽开颜!

 

(魏金永说明:去岁“60国庆”,长兄有感而作此诗。回首60载酸甜苦辣,自说自话而已,故不愿示人。余读后深感此作直抒胸臆,雄浑朴厚,含茹沧桑,颇有汉魏古风。藏之纸堆,甚是可惜。故电脑打印,于亲友间传阅之。)

 

【注】端木宏峪:是电视连续剧《东方神探》中主角的原型,是魏金德的领导和战友。电视剧序篇中则是魏金德的介绍。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