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乡情悠悠 | 家乡印记

乡情悠悠 | 家乡印记

不知不觉已经离家25年了,对家乡的感情不因时间隔阂而淡却,但随时光流逝愈发深沉了。我的家乡昌邑,位于渤海之滨、潍河之畔,接半岛之西缘,连胶东之枢纽,人杰地灵,物华天宝,是一片美丽富饶的沃土。

平凡到平凡就是伟大。我的家乡印记跟许许多多人一样,充满了童年记忆里的每一个缝隙,那伴随着小伙伴们欢声笑语的放学路上、喧闹着浓浓乡音的农村集市、弥漫着泥土气息的田野早晨、袅袅炊烟下的小院夕照……都是家乡最美好的印记。

家乡的地是广阔的。我出生在昌邑的最北端,莱州湾南岸的海港小镇下营,老家土地广袤,面积虽多但常有盐碱,近年多被开发成虾池和盐田。小时候常跟随父母一起到农田耕作,最难忘的是忙碌了半天还没有干到耕地的另一头,抬头寻找边界的沮丧瞬间,至今记忆犹新。但对田野的印象绝大部分还是美好的,郁郁葱葱的绿色,阡陌纵横的原野,潺潺流淌的水渠,多姿多彩的小花,弥漫了家乡的味道。我记得,最幸福难忘的时刻就是和父母一起走在晚归的机耕路上,叽叽歪歪乱叫的小虫,急急忙忙回巢的飞鸟,都是最美的画外音,它们和我一起追随着父母紧凑的脚步,奔向早已炊烟飘起的村庄。每当回忆起那一刻,感觉穿梭的时光陡然静止,历史的轮回瞬间定格,尘封的从前仿佛就在风和日丽的昨天。

家乡的天是深远的。儿时的我,常常站在小院里望着湛蓝的天空出神,冥思苦相远方的模样。上大学之前,从来没有离开过昌邑的土地。初中时,非常喜欢和伙伴们骑着自行车远游,所谓远游不过是在胶莱河和潍河之间的大地上来回辗转穿梭。记得一个周末的下午,和七八个初中同学,踏上到胶莱河边的春游之旅,懒懒的暖阳挂在空中,柔柔的春风伴随着愉悦的我们奔驰在广袤的盐碱地上,仿佛我们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深游,其实此地距离村庄才十几里。旅程虽短,意义非凡,第一次没有父母的陪伴,和年纪相仿的同学探寻陌生地方,好像瞬间长大了许多,当时的兴奋之情至今犹在。那次远行仿佛给了我神奇的力量,多年以后去再远地方,也都没有了陌生感,好像就在老家潍河的对岸。

家乡的水是纯美的。峻青先生的名篇《黎明的河边》,让家乡的母亲河–潍河名扬四海。老家村庄的西面有一个大池塘,原来是一段潍河旧道,河道西岸有两块我家的农田,这让我有了在河边玩耍留恋的时间,记忆中很多童年的户外时光都在这里度过,静静的河水在孤独的荡漾,平坦的沙滩却装满了儿时的梦想。夏季雨水多时,河水会涨到地边,我和母亲就得淌水而过,那凉爽的触水之感久久难忘。河水承载了深深的记忆,第一次循着冬日河边跟随母亲捡棉花桃、第一次拿着父亲抓的蝌蚪玩耍,第一次和小伙伴在河边找鸟窝……,家乡的印记就像潍河之水一样,安静平凡却又深情温暖。

随着建设步伐的加快,家乡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每次回家都去寻觅这记忆中的画面,但都是难得迹端,可是对家乡的感情却越来越深厚。老乡牛群先生的一句话让我颇有共鸣:“这里有我的祖,这里有我的根,离家越远,情越深”。

衷心祝愿我的父老幸福安康,祝愿我的家乡事业昌盛。

(本文作者:李文斌,昌邑市下营镇人,现居济南。)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