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往事悠悠——再忆我的围子高中生活

往事悠悠——再忆我的围子高中生活

2020年春节,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我被困在老家,从正月初一到正月十五,从正月十五到二月二,我在老家度过了自孩提时代记事以来最为安静、气氛最为紧张、最为漫长的一个春节。正月二十,封闭的村庄开始逐渐解封,依旧无法返校的我再一次带领妻子来到了当年围子高中的所在地,开始了我又一次寻梦之旅。

当年的围子高中早已经面目全非,站在围子高中旧址改造而成的小区大门口,看到进进出出的小区居民,我不禁百感交集!这里已经没有了琅琅的读书声,没有了行色怱怱的青年学子,没有了清晨从宿舍跑步到校外操场集合的人群!高中三年我曾经无数次憧憬着早日离开这里奔赴远方,而今从远方归来的我却再也找不到自己魂牵梦萦的起点!记得高二时语文老师邢老师曾经给我们布置了一道命题作文,题目是“某某年后的母校”。全班60多位同学给母校设想了60多种美好的未来,记得我当初写的是“10年后的母校”,十年后我眼中的母校就是当时热播的电视剧“十六岁的花季”中那所现代化的高中。遗憾的是,我们设想了无数种母校美好的未来,却没有想到最坏的一种结局,那就是母校被合并,被拆除,被房地产的浪潮吞噬,被改造成一个居民小区,而我们只能在梦中才能走进美丽的校园!听说我们班还有同学在这个小区买了房子,她说每天上下班时路过仅存的晨读的雕像和那棵老松树,心中都好难受!都说是五百年苍田桑海,短短三十年,母校已物是人非!世事难料,也许在将来的某一天母校或许会异地重建,围子高中也许会迎来她的第40级的学生!

追忆当年的围子高中,不仅有艰苦的物质生活和高度紧张的学习生活,正值青春年少的我们其实还有被长期压抑的情感生活。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聚在一起,一定会擦出爱情的火花,尽管有十分严厉的班主任老师和沉重的几乎把我们压得喘不过气来的高考压力,还是有几位同学敢于冒天下之大不韪,勇于表达自己的爱恨情仇。数年之后,我们班也真正地成就了两对,他们的爱情故事在22级5班尽人皆知,对当年的我们来说似乎一点也不亚于传说中的梁山伯与祝英台,向这几位同学致敬(因限于个人隐私不便展开)!高中毕业后我曾经与围子高中一位同学发生过一段情感纠葛,但最终并没有成就我的爱情与婚姻。后来,经围子高中一位同班同学的介绍我找到了真爱,彼时的我身处逆境且一筹莫展,但她和她的父母都没有嫌弃我的贫穷与落魄,毅然决然地决定嫁给我。再后来我们结婚生子,再后来我离开故乡远赴兰州,再后来我带着她来一起就职于河南大学!

追忆当年的围子高中,脑海中最关键的词句是紧张而充实。高中生活虽然很紧张,很艰辛,但却很难忘,虽然有很多难题,但却能磨练自己。高中三年的娱乐生活虽然单调,但却在以后漫长的岁月中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至今我都还记得也会哼唱几句由围子高中老师自己作词作曲的“围子高中校歌”:文山脚下,黎明的河边,汇集起一群优秀青年,先辈的寄托,祖国的期待,我们重任在肩!每当学校举办晚会,同学们一起合唱校歌,还有每年元旦各个班级举办的文艺晚会,那些年所流行的“恋曲1990”、“水手”、“我的未来不是梦”等歌曲都成为灰暗高中生活中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追忆当年的围子高中,不得不说的就是围子电影院。我领着妻子漫步围子街,现在的围子街上早已找不到当年围子电影院任何的蛛丝马迹。当年的围子电影院却是围子街上最高最雄伟的建筑,在全市的乡镇中绝对属于姣姣者,我们宋庄就没有这样大型的影院,其大概的位置就在现在围子农行的斜对面。高中三年,每个月学校都会组织我们到围子电影院看一场电影,全校每年的元旦晚会也都是在围子电影院举办。如今,围子电影院与围子高中一样都已经不复存在,当年看过的电影也只记得“妈妈,再爱我一次”这一部苦情戏。

追忆当年的围子高中,最难忘的还是那些可爱的领导和老师。当年围子高中的老师都住在学校的家属院里,从早上开始一直到晚上下晚自习,感觉他们除了上课一直都在办公室,围子高中一个周只休息一个晚上,一个月只休息一天,这些老师的作息时间和我们一样,从来不曾听到他们的一声抱怨。一年四季,寒暑更迭,依旧是春蚕吐丝、默默耕耘。除了上次文章中提及的几位老师之外,印象很深的还有高一时的语文老师,年轻而有才华,遗憾的是已经不记得他的名字,给我们上了一年之后便外出学习,后来再也没有见过他。他在课堂上给我们讲述《红楼梦》,我对红学的兴趣就是缘于高中时代,我的第一本《红楼梦》就是购于围子新华书店。我们的老校长苏清海,他可以在我们班听课一整天,这在现在真的是无法想象的。还有一位校领导,长得酷似周总理,我们开玩笑,哪位导演如果发现我们的这位领导,稍加修饰绝对比现在那些周总理的特型演员要逼真。还有李宗太老师,我们上高中的第一年被提拔为教导处主任,上任后的第一项措施就是禁止在校园里骑自行车。

追忆当年的围子高中,收获最多的还是同学之间真挚的友情。我妻子和我开玩笑说,你的同学是最多的,小学同学、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研究生同学、博士同学、博士后的同门师兄弟,哪个层次的同学都有!然而,这几年联系最多也最为频繁的却是高中同学!在兰州读博士的时候,那时候火车票一票难求,在潍坊工作的六班的姚文山不知道给我买过多少次,他的家成为我出发兰州的中转站!刚刚毕业买房时,高中三年一起搭伙吃饭的吕志方同学慷慨解囊,借给我钱买房,还钱的时候一再拒收,总说不急不急。这几年每当寒假放假,在老家的同学便开始张罗春节聚会的相关事宜,在老家做生意的姜伟波(姜寒)同学、张春堂同学、朱龙滨同学、马仁宝同学几乎每年都会设宴邀请我们这些在外工作的高中同学,真的应该好好谢谢他们!这几年每当老家亲戚遇到难题,我首先想到的就是向这些在老家的高中同学求助,而他们也总是尽自己所能去帮助我,再次向他们表示感谢!随着时间的推移,这几年春节的相聚甚至已经远远超出了班级的概念,成为22级的大集体聚会,22级俨然已经成为一个可亲可爱的大家庭。疫情之前的2019年,由六班同学主办的正月初一的聚会就涵盖了22级六个班在外的很多同学。感恩在老家工作的所有22级高中同学,希望大家能够有机会来河南大学做客,我会用最甘甜的美酒招待你们!

本文作者:齐德舜,围子高中22级5班毕业生,民族学博士,历史学博士后,河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历史学特聘教授。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