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新闻动态 鄑邑传说 | 塔耳堡六和尚的故事

鄑邑传说 | 塔耳堡六和尚的故事

六和尚,没人知道祖籍何方。十六岁时,他到五台山出家为僧。因在十大金刚中排行第六,人们都叫他六和尚。他武艺高强,聪慧过人,但喜欢我行我素,不听约束。时间长了,师傅便以违犯寺规为由,把他开除了。

从此,六和尚开始云游四方。来到塔耳堡山时,看到这里庙宇香火旺盛,风景秀丽,便留了下来。他在塔耳堡山上,留下了许多美丽的传说,被当地人广泛传播。

种 梨
话说民国初年九月十二日,是塔耳堡山会。山脚下人声鼎沸,络绎不绝。用完早餐,六和尚随众兄弟到山会化缘。靠近庙宇的水果市上,柿子、苹果、梨等摆了一大片。秋风送爽,飘来阵阵馨香。和尚们经不住这果香的引诱,也想品尝一下这刚上市的鲜果。首当其冲的便是六和尚,与众兄弟匆匆来到水果市。这时,一个一个老汉推了满满两篓子山阴梨走过来,刚刚放下,一边喘着粗气,一边拿出毛巾擦汗。六和尚走到他跟前:“阿弥陀佛,好梨!好梨!施主,赏几个梨吧!”卖主抬头一看,原来是一群和尚来化缘,便没好气地说:“我刚放下车子,还没开市呢,你们就来要梨,实在太无理了。”六和尚走向前去,伸手从篓子里拿出一个大梨啃了一口,说:“先尝尝,老人家,这山上是我们的地盘,种田纳粮,赶山赶集要纳地铺,这是向来的规矩啊……”老汉没等他说完,一手抓过已经啃了一口的大梨,摔在地上,怒气冲冲地说:“我就是扔了也不叫你们这帮不讲理的和尚吃!”随即,两人争吵起来,看热闹的人越聚越多。不一会,便把他们围了个水泄不通。有的说,老头太固执,不如干脆拿几个梨把他们打发走了事,免得耽误卖梨;有的评论和尚是出家人,不该硬拿人家的东西。六和尚一看,人越来越多,也觉得有点理亏,说:“施主,您不给吃就算了。”接着,与其他和尚说“兄弟们,把摔在地上的梨捡起来,剥出核咱自己种,结了梨分给大家吃。”有人把梨递到他手里,他口出梨核,就地堆起一堆土,将梨核埋上,吹了一口法气,口中念念有词。赶山会的人顾不得买东西,纷纷围过来看热闹。不一会儿,土堆里生出了芽,俄尔长出了枝叶,倾尔开花,旋尔硕果累累,香味扑鼻。围观的人眼看着一个个大梨挂满枝头,馋的口水直流,啧啧称赞:“这个和尚真是神了!”
众和尚看了这诱人的大梨,二话没说,争先恐后地摘下来,边吃边说:“真甜!真甜!”六和尚在一旁笑嘻嘻地说:“阿弥陀佛,众位施主,咱自己种的梨谁爱吃就吃,吃吧!吃吧!”围观的人蜂拥而上,梨摘光了,断枝残叶落了一地,梨核抛得满地都是。卖梨的老汉也只顾看热闹,顾不得卖梨。等回过神来,,看车上的篓子时,发现两个篓子已空空如也。他哭丧着脸,说:“我的梨哪里去了?你个臭和尚,把我的梨倒弄哪里去了?我找你师傅去!”六和尚毫不介意,对众人说“吃完了梨,都散去吧,我要把梨树砍了。”说着,让小和尚回庙里拿来斧子,呯啪两下,梨树倒地,倏然消失只见一根车把横放在地上。众人轰然而散。老汉推车子要去庙里找师傅,一摸车把只剩了一根。有人指着地上的车把,说:“你的车把在这里呢!”老汉拿起来,看了看,正是自己的那个车把……
老汉怒气冲冲地走进庙里,去找师傅告状。此时,师傅正在龛上合掌打坐,闭目静养,卖梨的老汉走进来,诉苦说:“打搅了,师傅,您的徒弟用妖术把我的梨吃光了。我这把年纪了,推着梨来赶山会,换几个钱养家糊口,容易吗!”师傅说:“老人家息怒,小徒擅自胡作非为,怪我管教不严。老六自五台山而来,恶性难改,我会严加管教。你去大殿后看看,你的梨是不是在那里。”老汉跑到殿后一看,果不其然,他的梨就堆放在那里,赶紧拿来篓子装起来,不多不少,还是满满两篓子。待他去推车子时,车把子也完好无损了。他的梨经了六和尚之挪移大法,人们认为沾了仙气,因而被抢购一空。
寄 驴

有一年,适逢风调雨顺,塔耳堡山一百多亩庙地喜获丰收。山上的和尚与几位师弟用毛驴驮着去赶高阳集粜卖。来到大集一个店铺门前,六和尚见人越来越挤,无法通行,就卸下大豆,把驴拴在店门口旁的柱子上,背起大豆往粮食市赶去。谁知,叫卖声、喧哗声惊动了毛驴。毛驴一边呱呱叫,一边尥蹶子。店主出门一看,顿时火冒三丈,没好气地解开缰绳,吆喝着找毛驴的主人。六和尚没走多远,听见店主的叫骂声,赶紧返回求告店主:“掌柜的,打扰您了,我暂且把驴拴在这里,等粜了豆子马上来牵走,好吗?”店主那肯依得,执意要他马上牵走,气冲冲地说:“出家之人一向讲究行善,我们开店的,难逢山会这样的好机会,您把驴拴在这里,又是乱叫又是撂脚,一来影响买卖,二来一旦踢着顾客,岂不惹祸!”两人各不相让,争得面红耳赤。看热闹的人也越来越多,大家也都向着店主,说六和尚不该随便拴驴。六和尚不但不听,而且反唇相讥:“集上人这么多,挤都挤不动,哪有拴驴的地方?也罢,不拴在柱子上,叫牠到院墙里去吧!”于是,他把缰绳缠在驴脖子上,从屁股上用力一推,只听“呱呱”两声,驴头穿过院墙,两条前腿在院里,身子夹在墙里,两条后腿伸在墙外,一条长长的尾巴甩来甩去,他搓了搓手,整了整袈裟,背起大豆,没吭一声,扬长而去……赶集的人来来往往,人声鼎沸,毛驴仰起头,扒着前蹄“呱呱”直叫,后腿更是直尥蹶子,欲前不能,欲后不得。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赶集的人纷纷赶来看稀罕,小孩从大人腋下钻过去看,把店门口围了个水泄不通。店家无法营业,店主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东奔西走满街找六和尚。他来到粮食市,终于找到了,忙上前哀求说:“师傅,您开开恩吧,我有眼不识泰山,冒犯了您。我一家老小以此小店为生,您就高抬贵手,把驴牵出来,拴到我家牲口棚里吧。”六和尚听吧,心想,店主说的也是,都是穷人,开店糊口也不容易。再说出家人应以行善为本,何必跟人家过不去呢。“他迟疑片刻,说:“好吧,您先回去,待我把粮食粜了,就去把驴牵走。老人家,实在对不起了!”店主虽不情愿,也无可奈何,悻悻地回到店里,一看,那毛驴早已无踪无影了。

不足半斤

一次,六和尚在一个山会上玩戏法化缘,在布好阵势还未开始的时候,和旁边一个卖烤地瓜的说:“我先赊你一斤地瓜吃,玩开了还有劲,等着玩下场来,再给你钱。”卖烤地瓜的说:“好,就照你的话办。”等到他收场的时候,卖地瓜的去要钱了。六和尚说:“我没吃你的地瓜,你大概是认差人了吧?”卖烤地瓜的说:“刚才的事,你还能忘了吗?大家有许多见的,光我说了不算。”
六和尚说:“我吃了你多少地瓜?”卖烤地瓜的说一斤。六和尚说:“我自己还不足半斤重,怎么会吃上你一斤地瓜呢?不信你称称我试试。”顺手借过卖花生的一杆秤来,让卖烤地瓜的称。卖烤地瓜的说:“这秤那能行呢,太小了。”
六和尚说:“你不用管,尽管称。”就用一根小绳把自己拴起来,卖地瓜的搭上秤钩一提,随手起来了,看了看,秤星才够六两(旧制十六两一斤),也直了眼。急的说,你可是吃我的地瓜来!六和尚笑了,如数开发了钱,然后说:“你再称称我。”卖烤地瓜的又如法一试,怎么也提不动了。这时,卖烤地瓜的和围观的人明白了,是六和尚又耍了一手。

惩 恶

在师傅的教诲下,六和尚收敛了许多,不再恃才放勇,卖弄本事了,但碰到不公的事,他还是挺身而出,以维护平民百姓的利益。一次,他在山会上溜达到了木货市,看到一人在跟一位卖主就一架木梁讲价钱,那粱是榆木的,挺拔溜直,上下一般粗,是上等的粱材料。谈好了价钱,买木材的人又煞有介事的细看了看,说:“刚才我看走眼了,你这架木梁朽烂了,如卖,只能半价。”卖主说:“这是年初砍伐的,才晒干了性,怎么就腐烂了?”买木头的人伸出食指,向木头戳去,只见一戳一个窟窿。他一边戳一边说:“你看,不烂了,能戳上窟窿吗?”卖主傻眼了,知道碰上茬了。正无可奈何时,六和尚走到跟前,伸出手,将那架榆木梁一抓一把碎木屑,道那位买主说:“你讲的就是这木头,依不得你不买!”那人一看遇到高人了,忙说:“我买,我买。”一边说着,一边忙不迭的付了钱,扛起木梁灰溜溜地走了。                   

赵凤虎 于峡山潍水佳苑

作者介绍

赵凤虎,又名赵风虎,网名潍风。生于1955年2月,昌邑市石牛庙村人,曾为《昌邑日报》《潍坊日报》通讯员。系昌邑文山诗书社、潍坊市民间文艺家、山东历史学会会员,引领者文艺网诗词版、山东老干部之家网版主。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在各级报刋杂志发表新闻、通讯、散文、故事、诗歌百余篇,网络文章、诗词歌赋千余篇,有十几篇作品获国家省市奖项。结集印刷出版200余万字,《昌邑乡村志略》《峽山村庄纪略》《潍风对韵》为其代表作。


昌邑之窗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