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张元:常请亲戚吃顿饭

张元:常请亲戚吃顿饭

早上二姑给我打电话,说大姑家表哥得了急病,情况很不容乐观。

然后一会儿,二姑夫打过电话来说,你们直接去殡仪馆吧,这时候二姑已经在电话里放声大哭了。

我脑子里知道是表哥得急病走了,不过情感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像手指被刀子割破了,第一反应不是疼,是木了一样。

整个一天我都很理智,整个一天我都在劝亲属们,有时候让她们克制情绪,有时候也说着想哭就哭吧。下午见了纸棺里的表哥最后一面,人走后就会呈现一种“缺少水分”的“风干样”,整个人也小了很多,脸色铁青铁青,眼睛紧闭就像一只失去生命迹象的小鸟一样,一直很安静……

傍晚回家后,我躺了一会儿忽然反应过来了,那个老实木讷的姑家表哥再也没有了!

对不起啊!哥哥!我今天木了,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

因为所处的圈子很远,我跟表哥连个微信都没有,这个表哥老实也与世无争。记得2015年我到乡镇上班时,他去看我安慰道:“远离领导有远离领导的好处,在他眼前了,有时候他心情不好了,训斥你两句很正常。这样远离单位,天高皇帝远多好!”

这样的理论让我很不屑,觉得很没有出息,我心想谁要是没事找事儿,我一定跟他拍桌子!

圈子不同,世界观也不同。我在今天傍晚无限内疚的想,要是表哥还在,我某天打电话叫他吃个饭,会是怎样一番情景?老实木讷的表哥在酒桌上会说些什么?肯定憨厚淳朴也热情有加吧?

人啊人,都是这样!往往因为太熟悉了,总觉得类似“请客吃饭”这样的社交活动,是针对外人的!自己亲戚不用,甚至是觉得跟自己亲戚吃饭总没有什么新鲜感。

我也是今天才知道,表哥生前喜欢自己喝点儿,三盅两盅解乏就行。他有一个很爱她的表嫂子,有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学生女儿,今天都悲痛欲绝——我第一次才感受到,那些我们一直觉得“还是毛孩子”的表兄弟,早已是许多人眼里的顶梁柱了,他们在社会上扮演着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

我应该经常约约那些表兄弟表姊妹,尽管熟悉到左手握右手,也应该坐在一起聊聊各自的酸甜苦辣.有外人在场的饭局,也看着这些兄弟姊妹怎样评价着这个哥哥或者弟弟!

请请那些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兄弟姊妹吧,常在一起坐坐,不管他是多么老实木讷还是四十多了还在满村庄按喇叭,只要“叫叫”,那些兄弟姊妹就能感受到你的手足之情.哪怕就是去吃了一顿肉火烧,你有什么事情也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啊!

那些年,当我输到一无所有时,经常给姨家表哥电话“速速转钱”,表哥一次也没推辞过;

我那次随便问了一句大舅家表哥,有闲钱吗?大表哥立刻说有啊!你要用多少?我一愣,笑着说我是劝你买个房子啊;

我马桶堵了,自来水炸了,每次给二舅家表哥打电话,都是来的比110还快,水里泥里米田共里从不嫌弃;

和爸爸住院时,二姑家表弟媳妇儿自己跑北京,为了给我爸爸联系个好医生,要知道表弟媳妇儿跟我家远大了啊!表弟出差回来,去酒店炒了菜送到病房,然后伺候爸爸去做检查,去上厕所;

…………

有句很伤感的话语,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你已经和很多人见完了这辈子最后一面……

失去的东西才知道珍贵,当一个人远走后,那些曾经一起吃过的饭,一起聊过的话题,一起吵过的架,“南辕北辙”或“如出一辙”的世界观……都会让你无限遗憾起来,早知道我会怎样怎样……

没事的时候,叫你那些兄弟姊妹吃个饭吧,面对他们的惊奇或者疑问,说没事儿就是想你们了,怎么样?最近过的好吗?

亲情当家的饭局儿,那些兄弟姊妹都会很感动……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