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昌邑文学作品 张元:大昌邑司仪进行曲

张元:大昌邑司仪进行曲

(阿成婚礼)

今天中午参加村里孩子的婚宴了,席间年轻帅气的司仪拿出萨克斯,即兴为在场来宾演奏了一首首激情四射的旋律,五彩缤纷的灯光伴随着翩翩起舞的音符,整个婚礼现场被快乐点燃了……

我看见这一幕,忽然想如果整个婚庆界是一个小小社会的话,那么就司仪这一“贺喜送福”的职业来说,也大大小小经历了好几次革命吧?

 

“登店簿”式业余司仪

大概是八九十年代吧,那时候还没有司仪这一职业,村里有青年结婚,都是找几个“比较能qiou猴子”的主儿,吆吆喝喝闹一番尽兴——其中“登店簿”是一个不知道从何年何月传下来的“固定节目”。

说起来,这个固定节目有点“涉黄”,无非就是问从“今天家里来了个人”开始问,一直问到“开单人间还是双人间”“怎么睡”等“登不得大雅之堂”的话题,期间新郎回答不上来,闹房的人就群起而攻之。好容易“登店簿”结束了,还要进行“卷毛巾”“摸豆粒”等还是“仍然不雅”的游戏节目——不过怎么说呢,“军中无以乐,请以剑舞”,烟火浓郁的淳朴村庄,老百姓有着自己认可的精彩,欢喜就好吧!

“中——午——好——”式专业司仪

呵呵,那一年单位合唱,请了一位婚庆界翘楚给我们指导。这位说着一口流利普通话的老师说,相当长一段时间内,你们昌邑司仪都是”一个老师教出来“的:“各位来宾!大家中——午——好——“,长长的腔调颇为滑稽,这也是继”乡村业余司仪“后,昌邑”专业司仪“很正式很庄重的一种标志。

应该感谢昌邑最早干司仪的那一部分前辈,让很多家庭不再为筹备婚礼头疼,一条龙式的服务,更加文明专业的闹洞房节目,不再是“摸豆粒”“卷毛巾”等那般有伤大雅了。至今还记得国磊结婚时,老丁司仪说:“我买米,我买面,我买葱,我买蒜。有了孩子,哎哎哎,一起看!”,然后老丁问国磊记住了吗?国磊说记住了,老丁说那你来一遍!

2008年时,我开着发宁哥哥的A6拉了很多媳妇,3.2的排量出去就是头车,头车的副驾驶都是司仪。日子高的时候,一队队婚车队伍相遇时,那些耳熟能详的大牌司仪在副驾驶上互相摆手,那时候我一边开车一边想,这些最早涉足婚庆行业的前辈们,真可谓是人中龙凤啊,因为他们从不扭扭捏捏,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为许多个家庭送去了福音,也为大昌邑多姿多彩的百姓生活增加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吹萨卡斯的司仪都帅气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

我一直很佩服昌邑的司仪,内行看门道吧,近几年参加的许多场婚礼,百日宴上,我看出昌邑司仪们都暗暗下了很多功夫,也都在争前恐后的与时俱进着!

萨卡斯就是一个很好的见证!

我一直都觉得萨卡斯是一种“阳春白雪”到“不食人间烟火”的乐器,也只有喝咖啡,吃西餐,金发碧眼的洋人才玩儿的东西。

2008年时,潍坊一位姓张的萨卡斯手经常来昌邑演出,这位本家老兄穿着叛逆,扎着“好好漂亮的小辫子”,吹起萨卡斯来那叫一个洒脱不羁!

大海千金的“贺岁宴”上,我第一次见到了吹萨卡斯的昌邑司仪,记得那天那位老兄吹了一首《走过咖啡屋》,一首《北国之春》,不得不说,这萨克斯真是一种善于营造气氛的好东西,前奏响起时,那位司仪很进入状态的点头扭动起来,“曲声叫破五湖秋”,一嗓子嘹亮悠扬的萨卡斯响起时,那家以热合菜和芥末鸡著称的乡镇饭馆儿,瞬间变成了充满异域风情的“听风磨房”了

那天的司仪叫晓飞,大家在这里呱唧呱唧,送一份迟到的喝彩吧!

好的嘛,从“登店簿”到异域风情的萨克斯,大昌邑的婚庆也在见证着时代的变迁,一代代后起之秀成长起来了,他(她)们会经历着比我们精彩万倍——我们想都想不到的甜蜜与浪漫,继往开来的“贺喜人”,带领你们走进新时代……

今天是2022年农历五月初六,大夏店大东峰村王卫东哥哥千金大婚的喜庆日子,村里这些我从来就没有见过的后起之秀,也都长大成人了,作为土生土长的东峰人,我是由衷的高兴啊!在这里借花献佛,一篇漫无边际的文字,祝福喜气满满的王家,祝福所有家有喜事的父老乡亲,更祝福一直给大昌邑打造喜悦的司仪老师吧!

关于作者: 潍水渔翁

小城昌邑,欢迎来做客

热门文章

© 2022 昌邑之窗 (海外版)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关于昌邑之窗 | 站点地图 | 声明:原站关闭后,由海外昌邑游子搜索历史数据重开,仅作为历史的见证。